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八千里路云和月【二】

日本妖怪传说背景,时间线有变动,剧情有参考。
第一章有敏感词,可以看前一篇图片版。

【二】

  长久的沉默过后,黑暗中传来茨木童子的声音:“还是骗不过你啊,挚友。”
  
  少女已然消失不见,变回了茨木童子高大的身躯,酒吞却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没有要挪开的意思。他的手指还缠在茨木的头发里,道:“你幻化成女人的技艺越发高超了,我最开始都没有察觉。”
  
  而且十分漂亮。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茨木童子倒是无所谓,只是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灼灼的望着身上的人,出口的语气听到酒吞耳朵里居然莫名的有些惋惜:“差点就把你骗到了。”
  
  酒吞童子心口一热,迅速捉过身下人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牢牢按住:“哦?”
  
  语调诡异的上扬:“你以为我让你变回来是为了戳穿这拙劣的骗局?”
  
  的确拙劣,酒吞童子深知自己在外的名声,绝不会有人间女子知道了他的身份还这般讨好谄媚的凑上来。况且这少女是他亲自点的,当场昏厥过去的反应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断定这散发着熟悉气息的“女人”是茨木童子所变。
  
  两妖视线相对,倒是一贯的默契。
  
  茨木童子眼睛亮亮的,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好像星点,酒吞童子修长尖利的手指从高扣着的手腕处移下来,划到茨木童子的脸上,划出血色。
  
  血腥味在这夜里是最好的助燃剂。
  
  “挚友——”
  
  “就用你这副骗子的身躯做到最后吧。茨木童子。”
  
  安静的夜里,只听得到脚腕上的物什在叮铃作响。
  
  
  
  清晨与夜交汇时,露水刚刚闪出清亮的光,茨木童子叫醒看门的伞妖,独自下了山。
  
  路上遇到不少小妖和他打招呼,目光或仰慕或敬畏。
  
  “啊……茨木大人!”
  
  蝴蝶精摇着手上的铃鼓,气喘吁吁的向他跑来。
  
  茨木童子认识她,于是停下步伐,问她出了何事,为何这么惊慌。
  
  “也没什么大事……”蝴蝶精有些害羞,仰着小脑袋问道:“茨木大人这番下山,又要很多时日吗?”
  
  “也许几天,也许很快就回来了。”
  
  “唔。”蝴蝶精绞着手指:“那要快些回来啊……我听山下的妖们说,最近总有人类在山脚下晃荡,还佩着刀,衣服看着也挺贵重的,不像是普通的农户……小妖们害怕,就托我上山来和茨木大人说说。”
  
  “无妨。”茨木童子笑道:“这几天山上要举行百鬼盛宴,挚友会待在山上。去通知你们的小妖已经出发了,过几天上山来喝酒吧。”
  
  说着,他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蝴蝶精的脑袋,似有宽慰之意:“你先上去,去叫几个小鬼和你一同下到山脚去看看,也好宽心些。”
  
  蝴蝶精点点头:“茨木大人不参加盛宴吗?”
  
  “如果我能赶得上,就快些回来。”茨木童子笑着收回右手:“别喝太醉啊。”
  
  “……是的茨木大人!”
  
  
  茨木童子这回下山是为了昨天喝过的神酒,他对人类的品行不抱什么希望,但对禅师还有些心怀敬意。
  
  当然这只是对某些德高望重、深谙佛道的老禅师来说,他们即使是面对大妖也丝毫不惧。而那些会在夜晚偷偷溜出去找女人的小和尚,茨木童子一手就能捏死好几个。
  
  他相信那神酒如酒吞童子所说,对妖怪没什么害处,但他不会相信一个禅师会平白无故的编出谎言来诱酒吞童子喝酒。这对他全无好处,何况他还为此丢了性命。
  
  这事越想越奇怪,茨木童子决定下山。酒吞童子会在百鬼盛宴上坐镇大江山,他丝毫不担心妖怪们的安全,反而还有些遗憾。
  
  ——他是多么想和酒吞童子一起再对饮三天三夜,喝个痛快啊!
  
  心神微动,一阵微风吹过,茨木童子突然变成了一个绝美的女子。身后跟着用石头幻化出来的婢女,走上前为她罩上面纱。茨木童子略一低头,再抬起头来眼神已变得娇艳柔媚。
  
  她一屁股坐在树下揉着脚踝,嘴上哀切的“哎呦哎呦”,十足像个迷路受伤的人间少女。
  
  不过半刻钟,从对面密密麻麻的树丛中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他突然瞥见林中出现一个女人,惊讶的大呼一声。
  
  “啊!”女子也装作才看见他,仿佛是被他吓到了一般,不住的拍着胸脯。
  
  那男人急急忙忙的退了回去,再回来时身后跟着三四个同样装束的男人。茨木童子隔着面纱粗粗一打量,知道他们是山下普通的农户,对“她”并无恶意。
  
  “这位小姐……”好像是几个人中领头的那一位,有个年轻男子被他们推出来,上前交谈。他在远处放下身后背着的木柴,有些犹豫的靠近女子:“你为何,会在这山上?”
  
  这片地方再往上可是妖怪们的地盘,他们这些小门小户哪敢叨扰,只迫于生计,偷偷的在山脚下砍些柴火。这山阴森的很,农户们怕这突然出现在山中的绝美女子也是妖怪,不敢上前。
  
  女子似乎脚踝疼痛难忍,用手帕沾了沾泪水,缓了口气后才哀切的道:“我是城北藤原家的小女儿,近来府中怪事连连,父亲突然卧病在床,我为缓解家中厄灾,就想着带贴身婢女来庙里拜拜……”她指了指身后站着的婢女,婢女恭敬的向农户们弯了弯腰。
  
  女子继续道:“谁知这山上根本没有什么寺庙,我寻了好久也没走出这片怪林,一时心急,扭伤了脚踝。只好坐在原地哭泣,希望能遇到好心人送我回去……”
  
  “啊……你难道不知,这里有妖吗?”虽然隔着面纱,农户们也能窥见朦胧下那女子的绝美面貌,一时英雄救美的心思占了上风,有人道:“你莫不是被人骗了,这地方哪有什么寺庙啊,只有妖。”
  
  “妖”字被他咬牙切齿地道出,那女子果真如他意料那般瑟瑟发抖,突然紧张起来:“我……我不知……我只想为府里、为父亲祈福,哪料到……呜……该怎么办才好啊……”
  
  农户们面面相觑,又有人把领头的推出去,那男子咳嗽几声,欲言又止:“小姐不嫌弃的话,我们正好要进城,可以带你过去……只不过……”
  
  他看着女子和婢女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富贵人家会用的布料,有些犹豫:“我们没有马匹和车辆,只好麻烦你自己走路了。”
  
  “无碍的。”自称藤原家小女儿的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慢的起身,慢慢揭开面纱,面上带着感激:“我已经在这迷路几个时辰了,只要能出林子,这点小伤,无碍的。”
  
  女子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泪痕,眼角微红,更添一份娇柔。农户们在她掀开面纱时齐齐轻呼一声,一时间动作都有些局促起来。
  
  离她最近的便是那个领头的男子,他受到的冲击最大,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一瞬。
  
  藤原搀着婢女的手,向他微笑:“不知您的名字……”
  
  “我,我是高桥……”
  
  
  与此同时,同是大江山的山脚,有一队佩着腰刀身带甲胄的男子,抬头望着妖气弥漫的山顶。
  
  “源大人,到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在这里。”
  
  身处队伍最前头的男子目光凛凛:
  
  ——“好,上山!”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