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阴阳师双龙组】神意1-3

荒x一目连注意

一。
  我所见日光下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圣经》

                
二。
  “你是神的孩子。”
  
  “神让你做什么,你就该做什么……”
  
  “孩子……孩子……”
  
  “你从未见到过的,是人性。”
  
  
  荒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冷汗淋淋,发丝粘连在一块儿,湿漉漉的感觉不是很好。他站起身,捋了捋长发。
  
  不是第一次做噩梦了,但从未像这次一样清晰而又逼真。神的旨意让他如同胃里翻江倒海,偏又刚刚卡在喉头,不上不下。他是神创造的孩子,理应听从神的一切号令,可每次听到脑海里,那似乎是属于神的声音时,他又头疼的想要炸裂,恨不得死去。
  
  ——就像那次堕入深海,被逼得恨不得死去一样。
  
  说是“似乎”,其实是连荒也不确定。那个苍老枯槁的腐朽声音,总在噩梦中出现,哑着嗓子敲击他内心深处最不愿面对的残忍事实。
  
  这是神吗?
  
  他摇了摇脑袋不愿再想,抬手把额前碎发尽数撩起,吹着夜风,因惊醒而迅速升高的体温开始降低,心跳也趋于平静。
  
  夜已经渡过最漫长的黑暗,远处地平线上有微弱的光。荒把视线移到对面的高大庭院上,那是安倍晴明的屋子。
  
  他是那个阴阳师召来的式神之一,安顿式神时,安倍晴明把自己院子后面那间空着的庭院留给了他。知道他情绪不稳,还叮嘱了那些小妖们别来打扰他。
  
  荒自嘲般笑笑,人类的温情照料,他的确是很久没有享受到了。
  
  他由神之子变成凡人,又因凡人堕为妖鬼,最后偏偏落得个“式神”的下场。听令于阴阳师,挂着有“神”字样的名字,却全身都散发着厌恶神的心思。
  
  太明显了啊,他的这般憎恶心思。
  
  安倍晴明寮里也有神灵,比如寮最里头院子里的风神。
  
  荒经常能看见他,他每天都要来这里,虽然荒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早来前头的大院。
  
  那个神灵叫一目连,是个曾经被世人遗弃的风神,听说那独目,也是拜人类所赐。
  
  真可笑。荒想。原来神也有这般软弱无力的。
  
  
  时值夏日,天亮的很早,荒盘腿坐在大院的廊下。不过几刻,就听见院外有木屐拖沓的声音。他背倚在红木柱上,双脚随意的搭在回廊下,侧耳辨听,得出一个结论:嗯,一目连。
  
  鸟儿鸣出今早第一声清啼的时候,一目连踏进了院子,入目便是那清俊的男人,眉峰微微隆起,苍蓝色的长发松松散散的绑了个辫子,还有水珠挂在发尾,一看就是刚从浴池出来。
  
  一目连知道他对神的憎恶,但不知原因,也就不和他打招呼,径直往树下走去。
  
  荒眼睛微微眯起,盯着他的步伐,眼瞳中看不出情绪。刚泡完澡的身子惬意的靠在一旁,他抬起手顺了顺身后的长发,还有些湿漉。以往披着的长发被扎起高挑的马尾,他有些不太适应,于是解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发绳,任湿发在背后交缠打旋。
  
  哈,那就是神啊。
  
  他心底出现了怪异的声音,看着一目连在树下就坐,离自己远远的,他停下了所有的小动作,视线从那棵树移开,张目远眺天上的云彩。
  
  无聊透顶。
  
  
  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不过主动者并不是他们两个。
  
  一目连闭目养神,荒遥望天空,第三个来到大院的,是雪女。
  
  夏日的早晨其实并没有那么炎热,雪女一进院门荒就感觉冷飕飕的。雪女抬头看见他,愣了一下,微笑点头和他问好。
  
  荒犹豫了一会儿,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雪女看向他身后紧锁的房门,问:“晴明大人还没起来吗?”
  
  荒侧着脑袋想了想,道:“没有,我来了有一阵了。”
  
  雪女点点头,转身直接向一目连走去。
  
  荒盯着她的背影,以为她也会问一目连问题,例如“你怎么每天都来这么早?”这类荒挺想知道的问题。
  
  可是她什么都没问,只是对着一目连笑了笑,就坐在了他身边。
  
  雪女坐下的动作十分熟练,一目连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奇怪了……
  
  荒的眼神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更奇怪的是,雪女自从坐下后,也开始闭目养神,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自顾自的坐在树下,仿佛是两个陌生人。
  
  他对这副场景饶有兴趣,于是一直盯着两人——其实说是盯着一目连。他对这个神十分感兴趣,很想知道接下来一目连会有什么应对。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放弃了,又开始抬头望着天空消磨时间。
  
  直到晴明打开房门,笑嘻嘻的看着他:“哟,这不是荒吗?”
  
  荒懒洋洋的转头看眼晴明,没有回话。只是转过脑袋时,他又鬼使神差的望了一眼那树下。
  
  他看见一目连也看着自己,一只眼睛被长发盖住,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那古怪的神灵缓慢的闭上眼睑,把所有人、景、事,包括荒探究的神色,一律盖进眼底。
  
  这视线的瞬间交错并没有被他人发现,就连荒都要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式神们都起床了,纷纷来到大院。快到正午,烈阳高照,荒这才感受到了这院里蒸腾的热意。他想回到自己院里,刚一抬脚,就有阵清风拂过,带着丝丝凉意,渗进他的身体里,皮肤上的薄汗被凉风带走,仿佛全身都被浸洗过一般舒适安逸。
  
  他抬眼看向风吹来的方向,一目连微闭着眼,身后的飞龙盘旋在头顶上,吸冰呼风,大院里里外外,就像突然掉进了冰窖一般。头顶却又太阳高照,所有式神都长叹一声,暗道舒爽。
  
  而那冰雪的来源,自然就是风神旁边的冷艳女子了。
  
  荒挑挑眉,原来每天来这么早是这般作为。他又暗笑那神,夏日呼风,那冬日,难道要给他配个凤凰火么?
  
  似乎是被自己心里的想法逗乐,他久违的勾起了唇角,踏出大院,漫无目的地闲晃。
  
  只是衣角轻飘,好似不经意间带走了一缕清爽晨风。

  
  
三。
  一目连早察觉到有人在偷偷看他。他每次早起走到大院时,都会发现有视线粘着他。
  
  直到有天过后,一目连才知道,那道视线,是属于新来的式神——荒的。
  
  那天他和往常一样去大院,却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那人坐在回廊上,懒散的靠着柱子,眼尾微微上挑,从他一进来就开始盯着他。
  
  一目连只好装作闭目养神,可那道视线依然紧贴在他身上,他虽不在意,但总是被人盯着,滋味总是不舒服的。
  
  后来他知道,那妖叫做荒,是个和他同等级别的孤僻的大妖。
  
  虽然从晴明那里听说了对方不喜欢神灵,但是几日下来,也没见那妖对自己造成什么危害。或许只是憎恨着某一个不负责任的神吧。
  
  一目连和安倍晴明说起这件事时,对面的男人微微笑着,纸扇往掌心“啪”的一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他啊,可不是憎恨什么‘特定的神’,他所厌恶的,是世上所有的神灵。”
  
  盘旋在头顶上方的龙时不时伸出爪子来勾一目连的头发,若在平时,他定会扯一下身旁的龙鳞,以示警戒。可今天他沉迷在那位大妖——荒的故事中,竟丝毫未有察觉。
  
  “荒在成妖之前,是为人身。幼时,神之子的体质带给他特殊的能力——预言。海边村落里的人们视他为神的馈赠,每日出海前必找他预言一番,说是那个村子曾经的信仰也不为过。”
  
  “可不知从哪日开始,他的预言频频失灵。人们起初不以为意,可次数多了,他们也开始怀疑这个孩子是否还有那出众的能力。直到荒再也说不出预言,导致又一次海啸来临,村民们没有及时逃跑时,恼羞成怒的人们都嚷着要把他扔回大海。”
  
  “那孩子也才十几岁,却被逼着入海自杀。人们不敢出船,就让他一个人慢慢走入冰凉的大海,直到海水淹过胸膛,没过头顶。随之冷冻的,还有他的肉体和心神。”
  
  “他的怨气化成妖鬼,更名为‘荒’。他厌恶自己曾经的能力,同样的,也厌恶世上所有的神。”
  
  “我曾经问过他,是否还有未了的心愿。你猜,他说些什么?”
  
  一目连听得入迷,陡然回神,问:“什么?”
  
  安倍晴明笑而不语。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