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单身吾友•非洲寮系列【五】

非洲寮系列,酒茨篇《单身吾友》五。
微狗崽。酒红友情。

五。
  酒吞童子回来时可吓坏了在门前磕瓜子的山兔,她咻的从蛙先生背上跳起来,紧张的连瓜子都洒了一地:
  “吞崽?你这是怎么了?和谁打架了?!”
  酒吞童子目不斜视,就像完全没有看见她似的直直往院里走。他脸上的血痕划破了半张右脸,鲜血不住的滴落,划过脸颊与胸膛,勾出一道长长的血迹,眼睛内还泛着血丝,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让人看了心里发怵。
  山兔见他不搭理,急得眼泪水都要往外冒,眼见着酒吞童子是往红叶的院落走,赶紧吩咐蛙先生去找萤草,自己则是跳下蛙背,追着酒吞童子跑去。
  
  茨木童子得知酒吞童子受伤了的时候他正在妖狐的院里,听见孟婆来报信,心里咯噔一下,迅速起身,连翻了妖狐家的桌子都不知道,急急往红叶的院落里跑。
  “嘶……轻点。”酒吞童子咬着牙瞪了红叶一眼,活动活动被绷带厚厚缠住的左手、胸口,感觉自己连身子都不灵活了。
  红叶白他一眼,喊萤草再过来给他看看,然后把绷带往桌子上重重一扔,气道:“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非得去和对面的酒吞打架?”
  “你以为只有我受伤了么?”酒吞童子哼了一声,想起对面那个鬼王伤的也不怎么比他轻,心情略略好了一些,“早就和你说了,本大爷才是这儿最厉害的万鬼之王。”
  红叶:“呵,你倒还真一点都不害臊。”
  酒吞童子眼睛微闭,装作没听见她说话,看见茨木童子急急的跑进来,好心情的向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挚友!你没事吧!”茨木童子迅速跑到他身边,神色紧张:“是谁暗算挚友!告诉我!”
  “咳咳,并不是暗算。”酒吞童子有些尴尬,“是男人间正正当当的决斗较量。”
  看茨木童子似懂非懂的点了头,他又道:“而且本大爷怎么会输?对面的酒吞童子他也伤的很厉害,你就不要再嚷着说要给我报仇了,丢我的脸。”
  萤草:“好啦!身子没什么大碍,就是最近要注意别让伤口发炎哦!”
  酒吞童子想了想,突然抬起被重重包裹的手臂,揉了揉萤草的脑袋,道:“我会注意的,辛苦你了。”
  萤草挥挥她的蒲公英跟山兔一起蹦蹦跳跳的走了,红叶突然开口:“他为什么会突然来找你打架?”
  “……”
  这话委实有点难说,酒吞童子沉默的看了茨木童子一眼,总不能说是对方数次提到茨木童子,他突然火大,才出手的吧?
  不行不行,这于自己的形象不符。
  于是他沉思片刻,道:“哦,你不是一直把我当他的情敌培养吗?我这不是如你愿了吗?”
  到这时茨木童子才知道,原来和挚友打架的是源博雅家的酒吞啊,原来,挚友是为了红叶和他打架的啊。
  他突然感觉心口有点发闷,心跳声悲伤的连自己都能听见,右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眉头微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闷些什么。可能是红叶屋里太热了吧,他想,出去走走吧。
  于是他默默的站起身,听见红叶在背后说“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情敌培养了?我那时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居然也当真了?”
  挚友的情绪也上来了,大声说了些什么可是他没有听见,他满脑子都是挚友挚友挚友挚友,他可以为了挚友付出生命,可是,挚友却在为那个女人打架……
  他走到院子里的樱花树下时停住了步子,微风吹过有花瓣慢慢飘落,落在他的角上,他没有动弹,似乎要在这漫天花雨里立成一座雕塑。
  “茨木。”酒吞在背后懒洋洋的喊他。
  “啊,来了。”茨木童子迅速转身,又不准备做雕塑了。
  
  由于酒吞童子的伤势,安倍晴明把他的任务稍稍减轻了一些,让大天狗和妖狐带着他一起打麒麟,并且可以让茨木童子陪同。
  酒吞童子站在雷麒麟的洞口外,想起了自己独身一人打八岐的艰难。
  也不是说打不过,就是每次安倍晴明都给他安排些情侣过来,他吃狗粮有点撑。
  哈哈,这回不同了。
  这回可有茨木陪着本大爷呢,本大爷一定要把以前吃的狗粮都给你们吐出来!
  他站定在洞穴门口,盯着面前正在调情的大天狗和妖狐,突然喊道:“茨木童子!”
  他满以为茨木会像平常一样捧他的场,正喜滋滋的准备接受茨木日常的恭维话,没想到茨木童子只是稍稍偏过了脑袋,冷静而又沉稳地问道:“挚友,何事?”
  “……无事。”
  妖狐和大天狗也转过头来看他。
  茨木童子的回话变得十分有大妖风范,场面也一度十分尴尬。
  酒吞童子:我可能养了个假茨木。
  
  从雷麒麟那儿回来后,酒吞童子越想越不对劲,茨木童子这是怎么了?打麒麟的时候也不和他说话了,一回寮就跑自己屋去了,以前可都是缠着酒吞童子要和他喝酒的!
  怪,太怪了。
  酒吞童子摇摇脑袋,感觉最近都乱成了一摊浆糊,他甚至怀疑茨木童子的脑袋里也装了浆糊,他要不要去摇摇茨木的脑袋……
  啊对了!
  突然灵光一现,他敲开了茨木童子的院门。
  令酒吞惊讶的是,茨木居然一个人在院里的树下喝酒。
  茨木童子醉醺醺的跑来开门,看见酒吞童子,心里一凛。
  挚友说的真不错啊,果然喝醉了就可以心想事成,我刚刚还想着挚友呢……
  咦,挚友掏出了什么?
  他眨眨眼睛,努力想看清酒吞童子手里金光闪闪的东西是什么。
  他脑子乱成一团浆糊,缓了好久才听清酒吞在说些什么。
  酒吞童子:“我看你上次表现不错,就去给你打了套破势。”
  酒吞童子:“啊……六号位的爆伤属性不是很好,你先凑合着用吧,下次……下次打到好的再给你换。”
  酒吞童子:“你今天是不是不高兴啊?我看你打麒麟也心不在焉的,这可不行啊。”
  酒吞童子啧啧两声,不耐烦了:“喂,你到底要不要了?”
  “要!要!”茨木童子这才缓过神来,这可是除了那堆达摩以外,酒吞童子第一次送他东西啊!惊喜之情满溢上来,冲的心房都开始发胀,他接过那套六星的御魂,看看御魂,又看看酒吞,一整天的坏心情霎时烟消云散
  他忙把御魂紧紧攥在手心里,什么红叶,什么情敌打架,他通通都不管了!挚友才是最棒的!他永远跟随挚友!
  “挚友!”
  “嗯?”
  “我一定会好好跟随着您的!”
  “嗯??”
  
  酒吞童子:……这孩子到底是傻了还是喝醉了?我要不要把破势拿回来?用在一个傻子身上,有些浪费。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