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单身吾友•非洲寮系列【四】

非洲寮系列,酒茨篇《单身吾友》四。
茨崽顺利出生,啪啪啪。微狗崽。

四。
  酒吞攒碎片的第二十天,想他……
  呸。  
  时间浑浑噩噩的过去,酒吞童子差不多已经祈愿了快两个多月的茨木碎片了,安倍晴明说他运气很好,几乎天天都能拿回来碎片。果然,这种看运气的事还是得让欧洲血统来吗?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酒吞童子把木盒从神龛中取出,他把最后一块碎片取出来又放回去,就好像是刚知道这等事物般惊奇新鲜:“只要这50块碎片就可以召唤茨木童子了吗?”
  他打量着这个小小的神龛,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每天早晨都会准时的打开神龛的笼门把盒子放进去,傍晚再来收盒子,有时会有收获,而有时又没有。他似乎也慢慢接受了这个设定——这个小小的神龛,真的会生出来茨木童子。
  真的只需要碎片就可以了吗?酒吞童子非常严肃的盯着神龛,真的不用把神龛也一起拆回去吗?
  
  在试图拆除神龛无果之后,酒吞童子准备回寮。安倍晴明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成功,早早的就等在门口,笑吟吟的接过他手上的盒子。
  安倍晴明:“吞崽,辛苦了,你可以休息几天了。”
  酒吞童子:“本大爷不需要休息。”
  安倍晴明还是笑吟吟的道:“不行,你要是累垮了,谁来带茨木升级啊。”
  酒吞童子:“……”
  他想,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达摩,计划通。
  
  安倍晴明收拾收拾准备去召唤阵迎接茨木童子了,酒吞回到自己的院落,看着满地的达摩,沉思片刻。
  他把达摩分成两拨,自己吃了几个迅速升了六星,余下的全堆到一边,留给茨木童子。然后他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实在无事可做,就坐在廊前赏景。
  约摸喝了大半壶清酒的样子,他沉沉闭眼睡去。他被安倍晴明哄骗,以为只有起个大早才能祈愿,这两月来都是天微微亮起就出了院门,这回碎片已齐,他放下心中防备,终于睡下。
  模模糊糊间他感受到有人在推他的肩膀,似乎还有人在喊他,他都一律不管,什么茨木茨金的,本大爷补觉最重要。
  于是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翻身继续睡去。
  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晨。
  
  酒吞童子悠悠睁开双眼,盯着房顶思绪放空好久才意识到,自己终于不用起早了。
  他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似乎手臂碰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就是道灼灼的目光一直钉在他身上。
  酒吞童子起了身鸡皮疙瘩,转头去看,果然看见茨木童子正端坐在一旁,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他,想开口但是又闭上了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酒吞童子有些头疼,特别是看见墙角一堆达摩还没被“消化”之后头就更疼。朝夕相处这么久,他可没有对这些小东西产生一丝好感,相反,倒是厌烦的很。
  “你。”他指了指茨木童子,又指了指达摩堆:“去把那些都吃了。”
  茨木童子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啊?全部吗?”
  “嗯。”酒吞童子坐起身子,掏掏耳朵,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你吃你就吃,那么多废话!”
  “好的,挚友!”茨木童子迅速转身,坐在达摩堆里一个接一个的吃,一边吃还一边感慨:啊,挚友真是对我太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而酒吞童子,正高傲的坐在不远处,琢磨着怎么才能让茨木童子知道,他鬼王才是这个寮里最强的,鬼王的名誉不能被侵害!
  
  
  寮里新来了茨木童子,似乎并没有对寮里的气氛造成很大的影响。他总是跟在酒吞童子的后面,也不主动和妖们聊天,不过脾气倒是好得很,小妖们缠着他问些奇怪的问题他也不会生气。
  这天,酒吞童子坐在大院里看一众式神们玩耍,茨木童子坐在他的一旁陪他喝酒。
  不远处妖狐笑的实在是太大声了,酒吞童子有些烦躁,正要出声,没想到妖狐突然开始打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和他在一起聊天的小妖们都憋着笑。
  “嗝……大,大天狗嗝。快,帮我拍拍……”妖狐一口气没喘上,只好死死的拉住身后的大天狗。
  大天狗拍了几次似乎没什么效果,妖狐打嗝打的脸都快红了。
  酒吞眼睛一瞥,示意茨木童子过去。
  茨木童子起身来到妖狐身边,道:“挚友让我过来。”
  妖狐:“???嗝。”
  茨木:“挚友说,让我给你拍拍。”
  妖狐附近的式神们听了这话脸都被吓白了,连忙摆手让茨木童子不要掺和这事,不就打嗝吗,哈哈,狐崽自己就能解决的,您是大妖,快,安心坐着喝酒去。
  酒吞童子见此情景哈哈大笑,仰头干下一杯烈酒,好心情的招呼茨木过来一起喝。
  酒过半旬,夜色也渐渐变深了,大家都收拾收拾回了院子。酒吞童子也正要起身,蝴蝶精却过来了。
  “鬼,鬼王大人。”
  “何事?”
  蝴蝶精似乎有些紧张,双手缠着衣摆,道:“晚宴刚开始的时候,山兔和孟婆就说要出去玩玩,很快就回来。可是,可是她们俩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酒吞童子仰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子时了,他和茨木童子对视一眼,道:“你留在寮里,我和茨木出去找找。”
  看见蝴蝶精慌张的神色,他顿了顿,又道:“宽心些,她们走不远的。”
  “嗯!”蝴蝶精感激的应了一声,目送两位大妖的背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夜色深处。
  
  平安京白日里热闹非凡,夜里安静的带着一股子阴森之气。酒吞童子提议分头出发,意外的被茨木童子驳回。
  茨木:“挚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酒吞:“……”
  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酒吞童子虽面上不屑,但还是默许了茨木童子跟在他的身后。
  近来也不知是怎么的,他竟然越来越习惯身后跟着个茨木童子。当初茨木童子刚来时,他被红叶的故事给洗脑,总以为茨木会和他抢“鬼王”的名号,想和他一战。直到后来茨木一脸不解的看着他,说:“啊?我并没有要和挚友抢名号啊!挚友才是独一无二的鬼王!我也全凭挚友支配!”
  现在酒吞童子想起那些对话还有种谜之的羞耻感。
  月色静悄悄的,在林间投影出他们俩的影子,堆叠在一起,跟随着脚步声起起伏伏。酒吞童子觉得气氛太安静了,想说些什么,却被茨木童子给打断了。
  “嘘。”茨木童子突然蹿到他身前,仅剩的一只手拦在酒吞童子的身前,侧耳倾听林里细碎的声响。
  林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片刻后山蛙跳了出来,和酒吞童子两相一对视,轻轻的往来路返了回去。两妖跟着山蛙的步子走,没过多久就见到山兔和孟婆在草丛里睡得正香,牙牙在一旁守着,看见山蛙来了,让开了身子。
  酒吞童子上前抱起山兔,她们似乎是累坏了,酒吞童子抱起山兔的时候,她还微微的打着呼噜,咂吧咂吧嘴,似乎做了个好梦。
  茨木童子单手抱着孟婆,犹豫片刻后道:“挚友,不然我来抱吧?”
  酒吞童子摇摇头,径直往回走,道:“我无碍,倒是你,只有一只手就不要逞强了。好好抱着孟婆,别让她摔下来。”
  “挚友放心!我一定好好抱着孟婆不让她掉下!”
  “嘘!”
  
  第二天,酒吞童子带着鬼葫芦出了门,昨天茨木童子的表现很好,完全显示出来他们寮团结有爱的一面,他决定去给茨木打套破势出来奖励奖励。
  在他带着半袋子御魂回来的路上,狭路相逢,他遇见了源博雅家的酒吞大爷。
  酒吞大爷似乎十分不屑他这种行为,冷哼一声,道:“无趣。一点鬼王的样子都没有。”
  酒吞童子眉头青筋都要暴起,一直以来他看在红叶的面子上没有去招惹对方,谁知道对方先来挑衅:“呵,这么说来,你倒是很有资格做鬼王了?”
  酒吞大爷冷笑一声:“起码我还有些常识,知道那破神龛不是天天都能攒到大妖碎片的。”
  他又嗤道:“鬼王的耻辱。”
  酒吞童子手臂条条青筋尽数暴起,面上不怒反笑:“看来,你是要和本大爷一战高下了。”
  
  酒吞童子出门了,茨木百无聊赖,只好学着酒吞平常的样子去了大院。
  刚进庭院就看见妖狐热情的扑上来,茨木童子不动声色的躲开他。
  妖狐一副受了伤的模样:“茨崽你真不厚道,怎么,让我抱抱都不肯?再怎么说你也算是我贡献出……”他突然噤声,后面的话被咽进喉咙里。
  茨木童子感觉到哪儿不对,问道:“你贡献?吾不是挚友祈愿所来吗?”
  妖狐自知失言,捂着嘴巴什么都不肯说,直到茨木童子再三逼问,才蔫蔫的道:“你真以为每天都能祈愿到大妖碎片啊……实话告诉你吧,茨崽,你是阿爸用勾玉买来的碎片,每天央人放到神龛里的,根本不是吞崽祈愿来的。”
  “为了你啊,我们都贡献出了勾玉,有好些小姐姐都还没买新衣服呢,但是她们也丝毫没有一句怨言。”
  话说到这儿,妖狐不安生的性格又发作了,他调皮的眨了眨眼,装腔作势道:“唉,茨崽,想不到吧?酒吞只是每天把你的碎片整理在一起而已,他根本没做什么,你还天天跟在他背后左一个挚友,右一个鬼王的。大家都是大妖,你也并不比他差啊!何必臣服与他!”
  妖狐说完有片刻的沉默,气氛诡异到了极点,他正想开口挽救一下,却听茨木说:“无论如何,我也是挚友一片一片攒起来的,他夜夜与我说话,把我从神龛带回来,给我吃达摩。”
  “我钦佩他的力量,也热爱他的力量。”
  “吾茨木童子,此生由挚友支配,毫无怨言。”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