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单身吾友•非洲寮系列【三】

非洲寮系列,酒茨篇《单身吾友》三。
关于一个酒吞等待茨崽被召唤出来的故事。微狗崽。

三。  
  安倍晴明:“呵呵,这可是茨木童子的碎片呢。”
  酒吞童子:“然后呢?”
  安倍晴明:“……”这天没法儿聊下去了。安倍晴明把盒子盖上,推向酒吞童子:“百鬼街旁边有个祈愿神龛,每天早晨把这盒子放进去,傍晚再拿出来,就有可能收获到茨木童子的碎片。”
  听完这话,酒吞童子挑了挑眉毛:“你是让本大爷每天起个大早,去那个破地方祈祷?”
  “是祈愿。”安倍晴明纠正他:“左右你也无事可做,我让小纸人多给你做些寿司,你白天自己升星去吧。”
  酒吞童子虽然不想每天被这个奇怪的祈愿任务束缚住,但是安倍晴明开出的条件还是很诱人的。起码这样他就不用每天看见红叶了,那女人唠叨不说,还总关他在屋子里不给升星。
  安倍晴明寮里到处都是低级的小妖,但他从来不把他们当狗粮看,无论二星三星都好好养着,这就导致僧多粥少,达摩十分的稀缺,当初给酒吞童子升四星就已经挖光了安倍晴明半月来的积蓄。一众妖邪式神们都是自己出外打拼。
  小妖们也会偷懒,但更多时候是自己领了寿司出外升级。每天早晨在大院里呼朋唤友,结队打怪,还有些女性式神会攒着皮肤券,就是为了给自己买件新衣服。
  酒吞童子来寮已经两个星期多了,每天在大院的廊下晒着太阳,看他们折腾,觉得他们真是不知死活。明明寮里有这么闲适的环境待着,却要奔着赶着去外面弄一身伤回来。可是啊,看的久了,他就觉得能出去真好啊,那些妖们从来不把自己的未来放在阴阳师身上,但是他们又全心全意的用自己的行动来爱着这个小寮。
  能出去真好啊。能和同伴一起出去,真好啊。
  酒吞童子不动声色,伸出长臂捞过那只镶金檀木盒子,打开,扣上,打开,又扣上。
  安倍晴明早已离开,把茨木童子的碎片留在这里全听酒吞安排。
  烛台上的火焰在夜风中飘摇,慢慢化成一摊烛油发出呲呲的声响。
  黑色的瞳眸在黑暗中盯着那盒里发光的金碎片,似乎连眼睛都被同样映成了金色。
  咔哒。酒吞童子又把盒子盖上,随手放在桌上。
  一夜好眠。
  
  第二天酒吞童子起了个大早,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安倍晴明所说的“百鬼街旁边的神龛”了。
  酒吞童子复杂的看着这个神龛,有点小,怪不得他找了这么长时间。
  他把盒子小心翼翼的放进神龛,关上之后又哼了一声。
  “呵,人类啊,还真是喜欢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就不信,这破地方还能生出来茨木童子的碎片。安倍晴明还告诉他,碎片一天只能祈愿一片,然后就得看运气,得到傍晚才能知道自己是否有收获,而且茨木童子是属大妖,得有50片才可以召唤他。
  安倍晴明怕他不信,还告诉他,寮里的阎魔也是他等了差不多两个月才等来的呢。
  酒吞童子祈愿完碎片之后,往八岐大蛇的洞穴走去。他在洞口酝酿了会儿情绪,等到鬼葫芦睡醒之后精神抖擞,战意昂然,这才勾起嘴角,一步一步踏进大蛇的洞穴,迫不及待想试试自己的新力量。
  今天早晨安倍晴明拿了套御魂给他,说:“吞崽,把这套地藏穿上。”
  酒吞童子不屑的看了他手上的地藏像一眼,待到喉咙里一口烈酒将将咽下,他才道:“给我一套轮入道。”
  安倍晴明:“嘿哟,懂得还挺多啊。行,仓库有套废弃的三星轮入道,你自个儿去拿吧。”
  酒吞童子:“慢着,给本大爷把地藏拿上来。”
  
  太阳渐渐西落,酒吞童子拖着一袋子狗粮准备回寮,走过百鬼街的时候才想起还有祈愿这回儿事,于是慢悠悠的走到神龛面前,拿出盒子一看。
  哈,还真多了一片。
  酒吞童子看着木盒内金光闪闪的四片碎片,心底莫名有种“吾家有儿还没长成但是也快要出生了”的感觉。
  他满意的看着祈愿神龛,安倍晴明诚不欺我,果然,这里是能生出茨木童子来的。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疑惑,这破神龛这么小,茨木童子要从哪里出来?他又不好意思跑到神龛的背后去一探究竟,再加上天色已晚,只好先提着盒子和达摩回了寮。
  院门一开,大家看见是酒吞童子,气氛开始热闹起来。
  “哈哈,我就说嘛!吞崽虽然是第一次出门,但是毕竟是鬼王,实力还是不可小觑啊!”
  “真不愧是鬼王大人啊!”
  “是啊是啊,就说你们白担心了嘛!来,继续来玩骰子。”
  “来,美丽的女子,让小生来为你高歌一曲。”
  “继续出牌,刚轮到谁了?”
  “萤草萤草,轮到她了。”
  “对勾。”
  “要不起。”
  ……
  酒吞童子站在院口,大院内一片热闹的景象,他从未见过。
  姑获鸟跟在座敷童子的身后哄着她再吃一块肉;鬼使黑似乎有些醉意上头,居然当众想要跳舞,被鬼使白生生拉住了;跳跳妹妹蹦蹦跳跳的在和她的宠物玩耍,旁边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在支楞着双手猜拳;妖狐唱的太难听被赶下了台子,正窝在大天狗怀里愤愤不平;山兔还是那么不安分,正嚷着要和孟婆换一个坐骑,她觉得汤盆又能坐又能煮汤,超棒;红叶倒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安倍晴明旁边,偶尔对那个阴阳师笑一笑,饮下一杯清酒。
  瓦檐下面挂着充当照明用具的灯笼鬼,应该是个四星的吧,他想,光有些刺眼睛,刺的他眼睛生热。
  他一言不发的走回了自己的院子,没有点蜡烛,在黑暗中把达摩袋往屋里一扔,取下鬼葫芦,静静地坐在榻上。
  有烈酒缓慢穿肠而过,他喝了一壶又一壶。黑暗中,晶莹的液体顺着唇齿溢出,流过喉结与锁骨,又顺着结实的胸膛缓缓流下,最终滴落在榻上。
  映出他在黑暗中金黄的眼瞳和酒碗旁闪闪发光的檀木盒。
  
  
  酒吞童子似乎停在五星不动了,有妖去他院里玩的时候,看见他院子里大大小小都是达摩,红白蓝黑四色都有,满院子蹦蹦跳跳,看的人眼睛疼。
  有人问他,怎么不升六星了?怎么留了这么多达摩?
  酒吞童子等清酒润过喉口,道:“这是给茨木的。他一来就是两星,本大爷拉不下老脸去跟他比试,索性达摩有得多就给他留了些。”

  “本大爷,就等等茨木那家伙好了。”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