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单身吾友•非洲寮系列【二】

非洲寮系列,酒茨篇《单身吾友》二。
关于一个酒吞等待茨崽被召唤出来的故事。微狗崽。
一个口是心非的吞崽

二。
  听说,寮里来了个大妖,叫酒吞童子。
  听说,酒吞童子一来寮内就被带进了阿爸的屋子,当晚秒升四星。
  听说,红叶姐姐把他带到自己的屋子里了,一星期都还没出来呢!
  听说……
  
  寮里的谣言越传越离谱。
  酒吞童子卧在榻上饮酒,不时看一眼廊下的一群小妖们,它们眼睛都闪闪的,和身边的伙伴分享着自己听到的八卦,说到兴奋处还偷偷看一眼正在屋子外晒太阳的正主。
  山兔最不怕生,酒吞童子刚来那天她就见到了,足足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这位大妖出来散步休息,她可有一肚子话想问呢!
  山兔拍拍蛙先生,自己跳上了走廊,好奇的打量着酒吞童子。
  她打量了好久,酒吞童子十分想问,你难道是在拿本大爷和谁人比较吗?
  不过他还没开口,山兔就先说话了,学着安倍晴明对一众式神们的称呼,道:“吞崽,你说,我们以后要叫你鬼王大人吗?”
  酒吞童子想了想,他还从来没遇过这些琐碎事,不过似乎他们称呼对面那位酒吞是为“鬼王大人”的,貌似还十分尊敬。
  酒吞童子冷哼一声,素瓷的酒碗被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道:“本大爷从来不计较这些俗世称呼,不过我的确是万鬼之王,你们这样称呼也不无道理。”
  谁知道山兔却摇了摇脑袋,说:“不行。”
  “……为何。”
  “我们寮里已经有一个‘王’了。”山兔认真的说。
  “谁?”
  山兔:“萤草啊!她是我们寮里的‘牌王’,打牌可厉害了!吞崽,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酒吞:“不了,你们开心就好。”
  啊——妖群中突然一阵欢呼,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问题席卷而来。
  “吞崽吞崽,你和对面的鬼王大人一样厉害吗?”
  “鬼王大人,您会保护我们吗?”
  “真棒啊,我们寮又有厉害的大妖了。”
  
  
  寮里又有传言啦!新来的鬼王大人似乎很亲切的样子!十分的关照我们小妖!还让我们尽量开心呢!
  小妖们奔走相告,不过半天时间,酒吞的新院子里就挤满了妖怪式神,希望一睹鬼王风采。
  而这时,酒吞童子已经跟着安倍晴明出了门,准备去打八岐大蛇了。
  酒吞童子伸了个懒腰,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眯起眼睛,尽显惬意慵懒。他听见骨头活动的声音,自从召唤出来后就没有打过架的身子让他十分心痒,于是他向安倍晴明伸出了手。
  晴明:“干嘛?”
  酒吞童子:“御魂。”
  晴明:“你要御魂干嘛?”
  酒吞:“……你不是说带我去打八岐么,没御魂我怎么打?”
  晴明一笑:“谁告诉你我让你去打八岐了。”
  酒吞童子还未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对面寮走出了那个善使弓箭的阴阳师——源博雅,后面还跟着位冷漠的大妖,是他早已听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另一位“鬼王”——酒吞童子。
  源博雅:“哈哈,好巧,去打八岐吗?”
  安倍晴明:“是啊,今天是世界针女日,给姑姑刷套御魂出来。”
  博雅家的酒吞大爷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背上的鬼葫芦顽皮的朝外吐着舌头。后面紧跟着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终于见到了茨木童子,这几天他也总是从寮里的小妖嘴里听到这个名字,这四个字似乎总和“酒吞童子”这个称呼绑在一起,还有妖问他,吞崽,我们寮也会来茨木童子吗?听说是很厉害的大妖呢。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倒是山兔吵吵嚷嚷的,插嘴道:“肯定会有的哦!”
  思及此处,酒吞童子几不可见的翻了个白眼,痴妖做梦。
  两队人结伴一起走到了八岐大蛇的洞穴门口,源博雅先和酒吞大爷、茨木童子带着几个达摩进去了。酒吞童子的疑惑还未得到解答,就见洞口一旁的草地里蹿出来一只山兔。
  “啊啊,吞崽~好久不见哦——”
  酒吞童子:“……”
  明明刚刚才见过好吗?
  树林里又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大天狗带着妖狐和座敷童子也蹿了出来。
  说“蹿”这个词似乎不怎么贴切,毕竟只有妖狐才是真真切切跟着山兔的步伐跳出来的。
  “哎你这兔子,跑这么快,可累死小生了。”
  大天狗在一旁默默给他扇风,和酒吞童子点头就当打过招呼。山兔坐在蛙先生背上扭了扭屁股,转头冲妖狐做了个鬼脸:“略略略,才不会让你抓到兔兔呢!蛙先生!我们走!holahola!向大蛇出发!”
  她拍拍山蛙的背,率先冲了进去。妖狐慢悠悠的走进去,大天狗也紧跟在后面。座敷童子仰头看着这个新来的大妖,冲他礼貌的一笑,也跟着晴明大人进了八岐大蛇的洞穴。
  只有酒吞童子站在外头,看着他们的架势,牙根一咬,恶狠狠的道:“这阴阳师是把本大爷当小白脸来养么。本大爷才不需要别人来为自己刷……”
  “哎吞崽你怎么还在外面啊,快进来快进来。”妖狐探出一个脑袋,眼疾手快,迅速把酒吞童子拉进了洞穴。
  “吞崽你是第一次来吧?我告诉你啊,待会儿你就别动,我和大天狗会帮你打完八岐的!你就安心等着升级拿御魂吧!”
  酒吞童子:“本大爷不需要……”
  “这么客气干嘛,快站好站好,要开始了。”妖狐迅速把他拉到位置上站好,又迅速的跑回自己的位置,期间还冲他抛了个媚眼,酒吞童子一阵恶寒,但又有些欣慰。果然,本大爷还是喜欢女人的,那个什么茨木童子,都没见过他人呢,那些小妖就知道造谣,要在以前,他早就扒了他们的皮吃肉饮血了。
  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呢,却没有发现近来想起“茨木童子”这个名号的时间却是越来越久了,他虽排斥一众妖神们一副已经给他安排好伴侣的样子,但心里却还是暗暗的想着,如果那个阴阳师召唤出了茨木童子,那只和他名号同起同坐的的大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到时候他一定要晾着那个茨木童子,要让他知道,鬼王的尊严不可侵犯,鬼王的名号也不是他随便就可以夺走的!
  酒吞童子思绪越拉越远,直到被妖狐的惊呼声拉回现实。
  妖狐:“天哪!小生怎么只突了两下!”
  座敷童子:“呵呵。”
  大天狗:“无妨,妖狐,我的鬼火留给你,你再试一次。”
  妖狐:“好的!你就看着吧!”
  突突。
  妖狐:“……”
  大天狗:“……”
  座敷童子:“呵呵,老娘用生命打的火你只给我突两下。”
  
  “世界针女日”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回寮,偶经过“百鬼夜行街”,酒吞童子有些好奇:“这是什么地方?”
  “哦,这里啊。”安倍晴明看了看,道:“是用来获得式神碎片的地方。”
  “这里,也会有大妖吗?”
  “有啊,我想想啊,我还曾经打到过吞崽你的碎片呢,狗子的也有。”
  酒吞童子望着火红的灯笼,那这里,也是会有那只茨木童子的咯……
  “有的哦。”安倍晴明突然出口,笑吟吟的望着他,酒吞童子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心声说出了口,他板起脸,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安倍晴明毫不介意,倒是在回寮之后跑到了酒吞童子的房间。
  酒吞童子奇怪的看着这个人类,越发觉得他脸上的笑有些不怀好意:“找本大爷有什么事。”
  安倍晴明神秘兮兮的从背后掏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清清嗓道:“你若不说,我差点忘了还有这个东西。”
  酒吞童子打开檀木的小盒,里面整整齐齐摆着三块金光闪闪的碎片。
  安倍晴明:“呵呵,这可是茨木童子的碎片呢。”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