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狗崽】崽子养成记•非洲寮系列

一个神经病的非洲阴阳寮的故事,cp狗崽,博晴友情,一句话黑白,阎判,请避雷~

一。
  晴明从外面抱来一只妖狐,对着寮门口一群看热闹的妖怪说这是刚刚召唤出来的小崽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山兔高兴的一蹦一蹦的,看着晴明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妖狐,觉得这个崽子真是太好看了,寮里好久都没有出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了。
  蝴蝶精也拍着手上的小鼓问晴明,“阿爸,你要找谁来养他长大呀?”
  啊,这是个问题。
  晴明看着旁边的山童,山童吹着口哨走远了。晴明又看看一边的海坊主,却看见他跟着山童跑走了,嘴上还嚷着,嘿,山童,教我吹口哨吧!
  晴明:喂喂,不想养也别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啊。
  萤草眼见着阿爸期盼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连连摇头:“我还是更喜欢和蝴蝶精,阎魔一起打牌。”
  剩下的妖怪们也纷纷表示虽然小崽子长的很可爱,但是带崽子太累了,都不愿意接下这个累活。
  晴明:我都养了些什么懒惰的式神啊……!
  算了,只能又交给姑姑了。
  
  晴明一边想着又要麻烦姑姑了,一边往后院姑获鸟的院落走去。
  所以你为什么不自己养啊!
  晴明:……懒。
  
  这个寮迟早要完。
  
二。
  姑姑是寮里的“保姆代表”,晴明要是召唤到什么高级些的小妖怪,都往她院子里塞,求她养着。
  不过姑获鸟只喜欢小孩子,看着养的差不多了就狠心把他们往战场上扔,自己在旁边候着,要是打不过了她就上去一伞剑戳死对面那丫的。
  姑姑的院落最大也最里头,晴明抱着崽子慢慢往里走。
  走过红叶的院落,走过青行灯的房子,再路过给刚来没几天的鬼使黑白两兄弟建的小窝……
  嘛,这么看来自己好像还挺欧的~
  晴明喜滋滋的想着,突然从头顶的树上传来大天狗的声音:“你怀里那是什么?”
  晴明停下脚步,正好看见大天狗张开翅膀,乘着巨大的旋风从树上缓缓落下。
  真装逼啊这家伙。
  晴明:“这是新来的妖狐。我正准备带去姑获鸟那儿。”
  他的手往前一托,让大天狗能更好的看清楚妖狐的样子,没成想小崽子在熟睡中被那阵风吹醒,悠悠睁开了眼睛。
  妖狐眨巴着眼睛,看看抱着自己的晴明阿爸,又看了看对面盯着自己看的大翅膀的家伙。
  按理说,妖狐虽小,可他应该也知道大天狗高级式神的身份,再不济,也能从那家伙的气场中判断出来他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晴明估计那时候崽子是睡糊涂了,不然不会突然就挣脱自己扑到了大天狗怀里。
  还使劲在大天狗的狩衣上蹭了蹭。
  晴明:“……”
  “呃……”晴明不想让自己新带回来的崽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了大狗子的狗粮,于是赶紧上前想把妖狐抱回来:“大狗……呸,大天狗大人您别气……我这就把崽子带回去。”
  没想到妖狐一听这话,赶紧更往对方怀里缩了缩,尾巴缠住大天狗的手臂,冲着晴明呲出了小虎牙,过了一会儿又满足的窝进大天狗的怀里,看上去一副困了的样子。
  晴明:???
  我才是你阿爸啊??
  崽子你不要我了???
  
  “……”大天狗揪着妖狐的衣服领子就把他凌空提了起来,他仔细的看着这个敢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小妖怪,脸粉嘟嘟的,睡觉时还撅着小嘴,怎么看都只像个瓷做的娃娃。
  只有背后垂着的大尾巴有几分妖狐之族的样子。
  
  大天狗:“姑获鸟说她最近有点忙。”
  晴明:“?”
  大天狗咳嗽了一声,把妖狐塞进了自己怀里:“这个崽子,我带。”
  
  晴明:唉想带就直说嘛大狗子原来是这么个害羞的妖怪,真是妖不可貌相。
   
三。
  晴明最近有点忙,寮里大大小小的妖怪都来找他诉苦。
  山兔:“呜呜呜阿爸你快去看看大天狗大人,他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
  萤草:“对勾。”
  阎魔哎哟了一声:“要不起。”
  晴明:“你们打牌能不能去边上打?!”
  蝴蝶精:“炸!”
  晴明:“……”啊啊啊啊真是烦死我了!!
  帚神也在旁边跳来跳去:“阿爸阿爸,新来的妖狐崽太不安分了,我刚扫完的叶子他就给突突弄乱了。”
  晴明:“真是太过分了。那你怎么不打他一顿?你好歹也是个五星帚神。”
  帚神扭捏的扯了扯自己的扫把须:“我,我怕被大天狗大人打死。”
  
  唉,这个寮没救了。
  
  自从大天狗主动接了下养妖狐这个任务以后,他的人设崩的一塌糊涂,让寮里一众妖怪感叹,真不愧是妖狐一族啊,这么小就会使媚术,把大天狗大人生生哄成了一只心甘情愿的新晋奶爸。
  然而崽子似乎并不会媚术,每天早上他还没醒呢,大天狗就把他从被窝里捞出来,喂他吃饭,再抱着他去散步。
  阎魔:“哟,这不是大天狗嘛?咦?你家的妖狐怎么还是这么小,你给他吃东西了吗?”
  大天狗点点头:“吃了。”
  阎魔疑惑的挠了挠自个儿的下巴,一脸不解:“你给他吃什么了?达摩?”
  大天狗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崽子要吃达摩才会长大,他以前喂的都是饭啊!
  怪不得崽子一直都只有这么点大,晚上睡觉时放在怀里就像抱个软软的小团子。
  大天狗很奇怪:“可是,我看姑获鸟也没有喂达摩给小妖怪啊?”
  阎魔:“……姑获鸟那是直接带他们出去打架了,你忍心带着妖狐出去打狗粮?”
  也是哦……大天狗这么一想,当天晚上就带回来十几个达摩,往妖狐怀里一扔,似乎要把以前的份全部补回来。
  “……你多吃些,能长大。”
  妖狐眨巴着眼睛,慢慢捧起一个达摩,仰着小脑袋递给大天狗:“一起吃吧!”
  好……好可爱。
  “……不,我不吃。”
  大天狗捂着鼻子说。
  
  晴明去找了大天狗,看见妖狐似乎长大了些,不过还是那么小小的一团,甜甜的睡在大天狗的席子上。而大天狗正在给他扇风。
  晴明一屁股坐在大天狗的旁边,清了清嗓子,说:“狗子啊……我和你说件事。”
  “嗯,你说。”
  “最近寮里事情有些多,太烦心了,我琢磨着溜出去玩几天,你看……”
  大天狗终于转过脑袋瞥了他一眼:“和对面寮的那个源博雅一起?”
  “是啊,诶你怎么知道?”晴明一脸惊讶,看见了大天狗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丫当我瞎哦?源博雅寮子就在对面,你以前每天装作散步出去结果还不是一扭十八弯的拐进了他家?你以为我每天坐在树上面是装逼的哦。
  晴明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讲:“我知道你带崽子也有些忙,不过寮里的大家我都不太放心,还是要拜托你多照顾照顾了。”
  大天狗点点头,应了下来,手上的扇子还是不急不缓的摇着。
  寮里人多,晴明不管带回来什么妖怪都想好心好意的养着,大天狗记得他说过:
  “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崽子,是好是坏都要养着,再说了,这世上没有注定就坏的妖怪,坏了的,是我们的心。”
  那天晴明在他的庭院喝的烂醉,隔壁院子里栽着的樱花树开始飘起了花瓣,落到晴明的酒杯里。
  他仰着脖子一饮而下。
  大天狗第一次看见那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流下了眼泪。
  “嗯,你哭了?”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没有!”晴明低着头死不承认,只是悄悄抬上去的手出卖了他。
  大天狗想,那就当没哭吧,是自己看错了。
  晴明:“呜呜呜狗崽啊阿爸怎么这么非啊呜呜呜呜……抽中的全是狗粮。”
  呃……还是哭了。
  大天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说:“没事的,你不是还抽中了我和青行灯吗?”
  “呜呜呜可我还是很非啊,你看对面寮的博雅,他就好欧啊……”晴明抽噎了一会儿,醉醺醺的把眼泪一抹,嚷着,“算了……!我以后也会变欧的!”
  大天狗点点头。
  “来!干了这杯酒阿爸以后就是欧洲人了!”他拍拍大天狗的肩膀:“鸦,鸦天狗,给阿爸满上!”
  大天狗“……”
  果然,醉鬼的话是不可以信的呢。
  
  不清楚晴明眼中的“欧”是怎么个定义,不过自那天之后,寮里倒是来了更多厉害的式神,听晴明吹牛说,他从博雅那里学来了如何“偷渡”的方法。
  妖狐,也就是那个时候来的。
  大天狗默默的低下头看着每天晚上都要睡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心里头久违的开始冒起了小气泡。
  
四。
  晴明出门啦!!家里没有人管咯!
  一众妖怪开始欢呼,帚神刷刷刷把刚扫好的落叶重新打乱,它大喊:“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镰鼬三兄弟叫来了另一只镰鼬开始玩捉迷藏,六只镰鼬互相躲在对方的衣服里,然后探出脑袋:“嘻嘻找不到我了吧。”
  凤凰火和雪女开始互相给对方按摩,萤草和蝴蝶精躺在院子里晒太阳。
  妖狐敲敲柱子,“喂!都别闹了!!”
  可惜他声音太小,根本没有妖怪理他,赤舌吐着大舌头想过来找他说话,妖狐赶紧把他推远。
  对面博雅家的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走进了庭院,看门的山兔激动的拽着旁边的人:“孟婆!孟婆!你看!好帅哦!!”
  孟婆气的把汤洒了一地:“我在这!你拽的是牙牙!”
  “……”
  
  夜。
  大天狗一进自己房间门就被小家伙扑了个满怀,他诧异的把妖狐抱起来,看见他肉乎乎的小手正委屈的抹着眼泪。
  大天狗赶紧把他抱回床上,收起自己的翅膀,把小小的妖狐搂在自己怀里,轻声问道:“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妖狐见已经蹭到了大天狗的抱抱,迅速抹掉眼泪,在他怀里使劲蹭了蹭,眼泪鼻涕全糊在大天狗的狩衣上。
  大天狗:“……”
  妖狐:“呜呜呜大天狗大人,他们都不听我讲话。”
  “那你就别管他们了。”大天狗伸出手顺了顺妖狐漂亮的毛发,“你要是觉得家里吵的话,就跟着我出去做任务?”
  妖狐顿时喜笑颜开,使劲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脸凛然:“不,我不出去!我要保护好家里的小姐姐!”
  大天狗:“嗯??”
  这才出去一天崽子就勾搭到小姐姐了??
  妖狐把自己的小手举得高高的:“大天狗大人我和你说哦,今天博雅家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来找红叶姐姐玩了,红叶姐姐没理他们,他们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萤草小姐姐一直在晒太阳,我问她怎么不打牌,她很伤心的说牌搭子跑了。”
  “等等。”大天狗打断他,有点疑惑:“牌搭子?”
  “就是一起打牌的人。”妖狐见他不解,在床上蹦来蹦去,高高兴兴的给他解释,“就是阎魔姐姐啦,我今天看见阎魔姐姐坐着她的棉花云,直接从围墙上飞过去啦!”
  “她飞到博雅哥哥家里去了,我看见他们家有个蒙着眼睛在地上写字的哥哥,阎魔姐姐说他叫判官,是个盲人书法家,好像很厉害啊!”
  大天狗扑哧笑了出来,打断了妖狐绘声绘色的讲解,把他揽进怀里,“我也很厉害啊,你怎么不夸夸我?”
  “嗯嗯!”小妖狐抬头看他,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大天狗大人最厉害了!我一早就知道了!”
  “哦?那你说说我都有些什么厉害?”
  “这个嘛……”他迅速低头思考,然后伸手搂住了大天狗的脖颈,在他耳边无意的吹着气说悄悄话,“大天狗大人什么都厉害!我最喜欢了!”
  “……咳。”大天狗耳垂边染上一层浅浅的红色,觉得再这么放任小家伙下去可不行,于是伸手把他从自己身上拽下来,放到床的一边,盖上薄毯,正色道:“……该睡觉了。”
  妖狐乖乖的任他动作,眼见大天狗没有想一起钻进来的想法,于是睁着大眼睛,拽住大天狗衣袖的一角,有些不解:“那个……”
  “嗯?”
  “今天……不一起睡觉吗?”
  要死……。
  大天狗强压下心脏不寻常的欢快跳动,语气有些僵硬:“不……你长大了,可以自己一个人睡了。”
  这借口也太烂了吧……大天狗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怕看见妖狐委屈的神色。
  半晌,有翻身的动静,他听见妖狐轻声说,“好吧,我知道了,大天狗大人,晚安。”
  “晚安,小家伙。”
  
  大天狗没再看妖狐一眼,他径直走向院子里,坐在上次和晴明一起饮酒的廊前,在月色下,给自己倒上一杯清酒。
  今晚樱花瓣没有乱飘呢。
  他这样想着,心里头泛着些隐忍。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的妖狐呢?是晴明抱着他的时候,还是他跃进自己怀里的时候,又或者是……
  每夜抱着他睡觉听见他梦呓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
  大天狗不知道,妖狐也不知道。
  这夜太长了。
  
  旁边院子里传来几声啜泣,大天狗刚起身想去看看出了什么事,突然想起那是鬼使黑和鬼使白的房间。
  他的脸黑了黑,又红了红。
  安静的夜里,年轻男子轻声的哭泣求饶,大天狗本就耳力惊人,以前在房间里还听不真切,现在到了庭院里他全听了个清清楚楚。
  他红着脸回了房间,看见妖狐还在被窝里探头探脑,看见他来了,赶紧把小脑袋缩回去。
  他以为妖狐听见了动静,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他僵硬的问道:“你怎么醒了?”
  妖狐裹着毯子,摇了摇小尾巴,“没有大天狗大人,我睡不着。”
  看来是没听到,大天狗在心里悄悄的舒了口气,钻到被窝里把妖狐抱在自己怀里,手指挠着他的尾巴。妖狐被挠的有些心痒,于是呜了一声往他怀里更钻进去一点,脑袋埋在肩窝处满意的蹭蹭。
  大天狗的动作顿了一瞬,脑子里却回忆起了刚刚听见的啜泣哀求,他忍不住幻想起怀里的小家伙若是在身下承转呻吟又会是怎样一副风光……妖狐一族出了名的媚术他还没施展就已经把大天狗迷的神魂颠倒,要是再配上他总含着千万风情的桃花眼和哑着嗓子哀声的讨饶……
  ……停!打住,打住!
  不能再想了。
  这夜,辗转难寐的大天狗做出了一个决定。
  还是先搬家吧,搬的离鬼使兄弟远一些……
  
五。
  因为营养(达摩)跟得上,妖狐没过多久就从一个小不点长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
  晴明带着妖狐去觉醒了,崽子回来之后迷倒了不少家里的小姐姐,围在妖狐旁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晴明把她们都赶到一边,郑重的把一个盒子交给了妖狐。
  妖狐拿扇子挡着半张脸,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纤长的手指掠过盒子里上好的布料,问道:“阿爸,这是什么?”
  晴明把盒子里的衣服一溜儿撑开,严肃的说:“狐崽,阿爸知道你喜欢大狗子,这是阿爸送你的新嫁……不对,新衣服。趁大狗子还没回来,你换上新衣服,好好撩他一把!”
  妖狐:嗯……怎么说呢,阿爸你……还真是不拘小节呢。
  晴明:崽,加油!争取攻下大狗子!
  
  大天狗这天也是刚出完任务回来,一打开院子门他就觉得不对。
  首先是门口池子里的椒图姑娘哀怨的瞪了他一眼,缩回了壳里;再然后是萤草和蝴蝶精,桃花妖,一边洗着牌一边冲他吐舌头。
  哦,换牌搭子了啊。大天狗这样想着。
  嗯??好像重点不对啊。
  而被换下的“老牌搭子”阎魔大人呢,正乘着云轻飘飘的准备落到判官怀里让他接住自己。
  判官:“唔,阎魔大人……”
  阎魔挑眉:“怎么?你想说我变重了?嗯?”
  判官:“……不!属下不敢。”
  大天狗:“……”
  虽然他名字里有个“狗”,但你们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虐狗啊。
  “啊,大狗子你回来了啊!”
  晴明在远处冲他挥挥手,大天狗疾步过去,联想了一连串寮里大家的反常举动,开口就问:“妖狐又惹事了?”
  晴明赶紧摆手,“不不不,哪儿能呢。狐崽这么乖……”
  大天狗看着他。
  “唉我说真的,大狗子你怎么就不信呢?”
  大天狗继续看着他。
  晴明:“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他就在房里等你呢,你快过去看看吧!”
  大天狗:什么事这么严重,他都不敢出来见我了?
  他身后黑色羽翼扇起巨大的旋风带着自己往院落飞去,脸上的担忧之情却在推开门之前全部僵在了脸上。
  这是……什么情况?
  大天狗看见妖狐正半倚卧在房中央的床榻上挑眉望他,四周点满了红色的蜡烛,窗门紧闭,房里弥漫开一种暧昧的气氛,一袭丝毯将将盖住妖狐,大天狗认得他身上的衣服,是当下妖狐一族时兴的繁复款式,他见过无数妖狐穿这种衣服,但一见他穿,心里就有些莫名骚动。
  他缓步走到床前,看见他脸上显出觉醒之后才有的印痕,眼尾的嫣红勾出媚人的弧线,心脏又开始欢快的剧烈跳动。他喉头滚动,却还是冷着脸问:“你今天又干什么坏事了?”
  妖狐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没有啊。”
  “那……”那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子?
  大天狗问不出口,他对妖狐一向好言好语的哄着,从未对他说过重话。寮里来的久一些的,或是和大天狗同期进来的,都对他的变化感到不解。
  他以前从未这么认真对待过一个人或一只妖,他对一切事都漠不关心,晴明让他出任务,他就出任务,让他打御魂,他就绝不顺路带点天雷鼓回来。
  有一次,晴明让他帮忙看小妖怪,他就真的只是“看着”。任着小妖怪大哭大喊,他也是坐在树上直愣愣的盯着他。
  从此之后,所有的妖怪式神都交给姑获鸟和晴明亲自抚养,再也不敢过大天狗之手。
  就是这样的大天狗,最后栽在了主动投入他怀抱的妖狐手里。把一个软团子养成如今的少年,大天狗承认自己是对他动了感情,妖狐也是。可他们俩谁都没说,谁都以为自己把对方蒙在了鼓里,妖狐就大大方方的继续晚上找借口来钻大天狗的被窝,大天狗就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妖狐揽在怀里。
  各自心事,各自好梦。
  
  这边大天狗思绪渐渐飘远,妖狐已经缓慢的坐起了身,大天狗的目光凝在他的脸上,神色晦暗不明:“妖狐。”
  “嗯。”妖狐昂起头,下巴勾勒出漂亮的弧线,大天狗忍不住上前,轻轻用手抬起他的下颚。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妖狐愣了一瞬,轻轻点头。他头一次在大天狗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大天狗从来都只叫他小家伙,以前他很喜欢这个称呼,毕竟大天狗不是对谁都这么温柔的。但渐渐地,随着他的长大,这个称呼就像一道印,横亘了不知多久的光阴,拦在他们俩中间。就算他已经长大,已经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妖怪,已经可以骄傲的站在他身侧了,可每次听到这个称呼,他都觉得和大天狗之间有道隔膜。
  大天狗,是不是只把他当个普通的小孩子养呢?
  可现在不是了。
  妖狐在大天狗的注视下突然笑出了声,哈哈笑着,笑的出了眼泪都还不肯停下。
  虽然他们全族都叫做妖狐,但是妖狐笃定,他叫的是自己。
  大天狗的眼里、心里,只有妖狐自己。
  许久,他停下。胸腔剧烈的喘息着,大天狗俯下身子,用手指抚干他的泪痕,又还觉得不够,于是倾身向前,吻干妖狐所有不安分的小情绪。
  妖狐把脸凑上去,印上大天狗的唇,小虎牙厮磨着唇瓣,但却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他分明看见了大天狗眼中玩味的神色,耳尖一下子噌的竖了起来,整个人红的不像样,双手胡乱的甩着。
  大天狗看着好笑,想他刚刚还是一副任你处置大义凛然的样子,现在又这么害羞,于是问他:“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寮里的大家都在瞪着我,你又背着我做坏事了?”
  妖狐气鼓鼓地从他怀里伸出脑袋:“什么叫我背着你啊!怎么的我也得抱着你啊!”
  大天狗一愣,笑出了声,转而把他换了个方向,背对着自己伸出双手将他抱在怀里,脑袋靠在他的肩窝处,湿润的呼吸竞相打在妖狐的脖颈上,惹的他有些痒。
  大天狗问:“这样抱着可以了吧?告诉我是什么事?”
  妖狐支支吾吾:“就,就是阿爸带我去觉醒,还买了新衣服。”
  大天狗:“嗯。”
  “寮里的小姐姐们都想看我穿新衣服。”
  大天狗的怀抱缩紧了一点,他偏头用舌尖去舔舐妖狐小巧的喉结,哑着嗓子:“嗯,继续。”
  妖狐一边挣扎着一边说:“……然后,然后我说不给看……他们就不高兴了。”
  大天狗停下了动作,问:“为什么?”
  妖狐微微喘息着,侧过身子来搂住大天狗的脖子,主动把自己的唇瓣送上去:“因为我说,新衣服要先穿给大天狗大人看……唔。”
  大天狗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感情是这样他才遭受了这些莫名的白眼。虽然他并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可思来想去,他只好把这些“委屈”都撒在了妖狐身上。
  
  后来大天狗又想起一件事。
  “为什么这么快就对我表明心迹,不再多等些时候?”
  妖狐躺在他怀里翻了个白眼。
  “谁让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看?和我同期进来的鬼使白早就被鬼使黑拐上床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我要是不主动点,等他们小包子都生出来了你也不会主动的!”
  大天狗揉揉妖狐的脑袋,心想,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啊,那搬家就更加要尽快了。
  大天狗和晴明说起这件事,晴明皱着眉头,放下手里的茶杯,感叹了一声:“大狗子啊,你也别说人家小黑小白扰邻,就你和妖狐现在天天晚上这架势,住你附近的一些式神没来投诉你都已经算不错了。”
  大天狗:“……”
  好吧,我竟然无言以对。
  
  最后,大天狗和妖狐还是没有搬家。桃花妖与新来的樱花妖形影不离,萤草时时刻刻都在寻找顺心的牌搭子。凤凰火和雪女依旧和平相处,今天你给我按摩,明天我给你推拿,不亦乐乎。阎魔离开“牌局”之后,和对面寮的判官一起弄了个书法培训班,判官负责写字,阎魔负责收钱买新衣服。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也没来找过红叶,红叶闭关修炼去了。青行灯每天晃晃悠悠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美其名曰散步。鬼使黑无论干什么都要拉上他弟弟一起,就光这个还被妖狐吐舌头略略略了,说他死弟控。寮里到处都是狗粮,都没地方下脚。
  而姑获鸟。嗯。还在勤勤恳恳的养娃呢。
  飒——!

评论(6)

热度(187)

  1. 奉为羽秀奉常达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