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狗崽】舞

一。 
  山兔和萤草把邀请函送到妖狐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日近西山了,而妖狐正要出门。
  山兔拦住他:“狐崽,快吃饭了你去哪儿呀?”妖狐一见是小姑娘,一双媚眼笑得弯弯的,俯下身子拍拍山兔的脑袋,笑眯眯道:“我打到了五星破势,准备去送给白狼小姐姐。”
  萤草和山兔对视一眼,后者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她拿出晴明给的邀请函:“狐崽,我怕你要失望了,阿爸让你去联谊,就今天晚上,我们都得去呢。”
  妖狐一愣,接过那张做工十分粗糙的邀请函:“联谊?怎么没人通知我?”
  山兔挺直了腰板,“虽然有点晚,可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
  “阿爸说了,你是家里的脸面,你一定得去。”
  妖狐被夸的身心舒畅,整个人就要飘到天上去了。他喜滋滋的收下邀请函,说:“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作为家里的脸面,我可得好好……”
  山兔和萤草又对视一眼,两人不由分说,一人拽住妖狐的一只手臂,直接就把妖狐拖出了院子。
  萤草:“你不用换衣服了!阿爸都有准备!”
  山兔:“对呀对呀!不穿白不穿!阿爸总不会让你光着跳舞!”
  妖狐:“……我可以拒绝吗?”
  
二。
  妖狐有些后悔,后悔他没拿上五星破势,因为他看见了白狼小姐姐……正害羞地和自己倾慕已久的源博雅说话。
  后悔自己没动作快些,他早些出门就不会遇到堵他的山兔了,那样也可以不用来参加这个破联谊舞会。
  后悔自己听了萤草的建议,没有回家去换衣服。
  不然他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
  妖狐提起身上的裙子,神情有些复杂。
  
  安倍晴明今天很高兴,为了满足白狼“追星”的愿望,他叫来了多年未见的好友源博雅,并策划了这一场联谊,目的就是为了让闺女和爱豆近距离的接触。
  看看这效果,他有些欣慰。白狼和博雅一见如故,甚至已经约好下次一起去弓场练箭了。
  完美。
  他感概自己老了,已经不懂为何现在年轻人约会的方式是一起练武了。他环顾四周,突然一抹亮色跳入视线,安倍晴明愣在原地。
  妖狐穿着款式繁复的露肩收腰长裙,肩上绑着十字纹的系带,半敞的高领蕾丝长襟,密密麻麻绣着复杂的花纹,厚重的布料裁成重重的长摆,随着他步伐的走动在空气中划出道道漂亮的弧线,质地上好的深绿绣线一针一针缝出长裙上的高枝图样,有暗银的幼鹿图案跳跃其中。
  他每走一步,都带动幼鹿一跃一跳,拼成这舞会上最亮丽的风景。
  唉,真的是老了。
  他都看不懂现在的男孩子了。
  
三。
  妖狐带上面具,想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没那么红。周围人对他的穿着或惊艳或讶异,只有小鹿男上下打量之后瞪了他一眼,撅蹄子跑了。
  妖狐:“???”
  都怪萤草!都怪她说什么化妆舞会,男女都得换着衣服穿,不然他才不穿呢!
  妖狐想着得赶紧找到萤草,换掉自己的衣服回家。
  他四下张望着,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萤草。
  只是,她穿的有些不同。量身裁体的萤白小西装,一双尖头小皮鞋,偏向男式的新鲜打扮让妖狐眼前一亮。她其实也没骗自己嘛……妖狐想,在场的女孩子大多都穿了西装衬衫,英姿飒爽,说到头也只有妖狐一人穿了裙子而已。
  他想去邀请萤草小妹妹跳舞,可他在犹豫,出于绅士风度,他本应翩翩上前,弯腰伸出自己的手心问:“美丽的小姐,愿意和我共舞吗?”
  可现在他俩的穿着不上不下,妖狐分不清他应该伸手心还是手背。
  妖狐提了提自己的裙子,一咬牙,决定伸手背。
  “这位‘先生’,你愿意……”
  “我愿意。”
  有人在妖狐耳边轻语,温暖的气息尽数喷在他裸露的脖颈上,他来不及反应,被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
  是大天狗。妖狐昂着脑袋看见背后人的下巴。
  不等他回应,大天狗已经拉着他迅速旋进了舞池。
  妖狐终于寻到了开口的机会:“你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呢?”
  大天狗睨他一眼。
  “我还要去给白狼小姐姐送御魂呢。”
  大天狗嘴角微扯:“跳完这支,送你一套六星御魂。”
  妖狐的星星眼都亮着光:“成交!”
  
  他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大天狗。
  墨黑的西装裁剪得体,搭配藏蓝的领带,妖狐放松了身体,跟领他,循着本能开始舞蹈。
  那双翅膀被服帖收在身后,妖狐灵活地探手过去,扯下一片羽毛,眼睛狡黠又带着坦然。
  他全然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伏在大天狗心口低声问:
  “是你吧。”
  是你吧?
  大天狗默不作声,只是看向他的眼里带了些温情。
  良久才“嗯”了一声。
  优雅的舞曲还在继续,有片黑羽从手上脱落,跟随他们的步伐,一跃一跳。
  
四。
  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妖狐外出打八岐大蛇,打火麒麟雷麒麟,麒麟一家的时候,最后关头总会刮来一阵暴风。
  妖狐被吹得迷了眼睛,等他睁开眼,八岐和麒麟早就消失不见了,地上只剩下闪着金光的材料和偶尔落下的黑羽。
  他捡起材料,又捡起羽毛。左看看,右看看。
  周围空无一人,他本以为是巧合,可这样的次数多了,他再笨也清楚了。
  这是有人在帮他啊!
  他决定找到那个人。
  
  大天狗眼神有些晦涩不明,怀里的人出奇的乖巧,他大手攀上妖狐的腰部,听妖狐讲到那些往事。
  说实话,当妖狐拿着黑羽出现在他院落时,他面上虽处变不惊,心里却早已泛起了波澜。
  他强装镇定,悠悠呷了口茶,问道:“找谁?”
  大天狗心里:找我呀,快说找我呀!
  妖狐眼睛眨了眨,说道:“您好,大天狗大人,我找鸦天狗。”
  大天狗:“……”
  大天狗其实有些不开心,特别是当他看见妖狐和他的小弟抱在一起,还拿出了那片该死的属于自己身上的黑羽时,他心里的郁闷就到达了极点。
  妖狐:“哎呀老鸦,谢谢你帮我打八岐啊!”
  鸦天狗:“啊??”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思及此处,大天狗低头看向怀里的人。他米色的头发和对方紫色的长发缠在一起,像极了他现在的心境,骚动而又缠绵。
  一曲终了,妖狐还保持着倚在他怀里的动作,低笑的颤动从心口往上传,酥酥麻麻的。
  大天狗听见妖狐问:“大天狗大人,您当初为什么不一把推开老鸦告诉我那是您的羽毛呢?”
  大天狗想,害羞这种理由总不能说出来。
  于是他说:“那时,还不到时候。”
  妖狐轻笑:“哦?那现在到时候了?”
  他蓝紫色的长发飘扬进大天狗的眼里,觉醒后的嫣红印痕深深烙入肌肤,上扬的眼尾自成一股风情。
  在大天狗看来,也自成一派风景。
  “嗯,是时候了。”
  
  乐音再起,轻快的小鼓打着拍落入所有人心里,大天狗摘下妖狐脸上的面具说:“是时候了。”
  是时候表明心迹了。
  妖狐实在忍不住,又说:“大天狗大人早这么主动不就好了?”
  这回轮到大天狗笑了,他的声音似从远方传来,夹着咸湿的海风随着悠扬乐声飘入妖狐心里。
  “不敢主动,怕你以后哭着求我再克制些。”
  
当夜。
  “大天狗大人,我思来想去,您还是把那裙子还我吧……虽然不成体统,但是也总比我现在光着好。”
  “求我。”
  “……”
  “求我。”
  “……大天狗大人,求你了。”
  “求我也没用。”
  “……”
  
 
  不如跳舞。
  谈恋爱不如跳舞。
  打八岐不如跳舞。
  

评论(2)

热度(86)

  1. 奉为羽秀奉常达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