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本宣】全职高手王橙,喻黄同人合志宣传



主催:南城轶  原fo

文手:叶景  原fo

叶渊瑾   @叶渊瑾_活在赶稿的世界里 

叶梓钦   @落墨成白 

校对:鱿御   @鱿御_ 

凝羽   @_凝羽 

排版:影影   @叶渊瑾_活在赶稿的世界里

友情帮助:王心怡 

「手速突破天际」出品



↑如你所见这个本子大概就是一群亲友团拼拼凑凑弄出来的,不要吐槽staff里有重复啦!

没有通贩,没有通贩,没有通贩,说三遍。

大概就是在贵州,杭州,上海三个地区场售。如果有需要的妹子可以私信哦/真的会有人吗x (。・ω・)

主cp,喻黄,王橙。另收录叶橙,王肖短篇各一篇。

接下来放试阅————


【王橙】在天空之上


 文/叶渊瑾


自从苏沐橙把自己的经历跟王杰希说了后,她便留在了店里。王杰希给她提供吃住,而她则留在店里打工来抵消吃住费。对于苏沐橙而言,这样的生活总比无家可归好。

但是最近,王杰希却发现苏沐橙好像有些不正常……

“沐橙,能帮我把这个菜单送给三号桌的客人吗?”由于抽不开身,王杰希便随口叫住了路过的苏沐橙。

“嗯好。”

“沐橙,沐橙?”上一秒才答应的她下一秒就发起了呆。“苏沐橙!”

“啊?噢!抱,抱歉。”

“沐橙你最近怎么了?感觉状态不是很好啊。”王杰希停下手中的活,关心地问道。

“啊,我……”苏沐橙抬头,刚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在视线触及到王杰希眼睛的那一刹那停住了。

“我,我没事,我去送菜单了嗯。”像是在掩饰着什么一样,她慌慌张张的跑开了。

“……难道是我的眼睛太吓人?”一旁的王杰希察觉到了她那一秒的异常,感到有些疑惑。

随手端起桌上的不锈钢杯子,他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容貌——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众脸,再配上一双大小比例十分奇怪的眼睛,这样的外貌真的很奇怪?

哎管他呢,反正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而做些改变也没什么。这样想着,王杰希也就释然了。

于是在第二天上班前,他很果断的选择了双眼皮贴。

“咳咳,那个…沐橙啊。”王杰希装作一副来检查工作的样子,希望苏沐橙能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嗯?杰希有事吗?”

“沐橙你不觉得我今天和平常有什么不同吗?”

“有吗?”闻声,她抬起头,认真地打量了王杰希一番:“感觉没什么不同啊。”

“那你再看看这。”王杰希微微俯身,一脸神秘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双眼皮贴?”苏沐橙微微侧头,看到了他眼皮上那层透明的反光物。

“嗯,你说这样会不会好看些?”

“噗,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吧,”她轻轻捧住王杰希的脸,小心翼翼地帮他揭去了眼皮上的那层异物,“杰希你只要保持最自然的样子就好。”

“真的?”看着苏沐橙那近在咫尺的脸,王杰希紧张得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

“嗯,真的!”她松手,笑着点了点头。

“可你最近有点奇怪…好像是不敢直视我的眼睛,然后我就以为你被我的眼睛吓到了。”王杰希别扭地转过头,悄悄观察着苏沐橙的反应。

“噢……噢!这个啊,我只是因为最近学习压力过大,有些精神恍惚而已。”苏沐橙愣了愣,有些不自然地玩起了手中的擦桌布。

“总之别乱想啦!”像是在担心王杰希不相信,她又补充了一句。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呼……”一直目送到王杰希走回柜台,苏沐橙才松了一口气。

她默默从包里摸出一封信,一脸复杂地的攥在手中。到底是给他,还是不给呢……


【王橙】执子之手


 文/叶景


时值傍晚,办公室墙上的石英钟悄然转到了五点。人们陆陆续续的走出办公楼,互相说笑着要去哪儿一起吃饭。

楚云秀伸了伸懒腰,活动几下有些僵硬的手指,目光转向旁边认真写录音稿的苏沐橙。

“累死我了,可算下班了。”楚云秀伸手过去敲了敲苏沐橙的脑袋,“喂,听到我说话没?”

“听到了听到了。”苏沐橙笑着躲开她的手,轻敲键盘落下最后一个字以后,这才关上电脑看向楚云秀:“好啦,云秀你怎么还不走?等我吗?”

“是啊,等你。”楚云秀一手拎起自己的包,一手挽住苏沐橙,“别人都下班了你还在写稿子,不等你等谁?”

苏沐橙往她那儿靠了靠,“好啦好啦,明天请你喝奶茶,不要生气了。”

旁边的人哼了一声,好像是默认了这个提议。

苏沐橙和楚云秀工作的地方是个配音工作室。名气不大,但苏沐橙就喜欢这种大家一起奋斗,一切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的气氛。工作室平常接一些网络配音,还有兼任网络电台的工作,苏沐橙就是一名电台主持人,虽然刚开始是自娱自乐,但随着工作室渐渐变得小有名气,网络电台也逐渐步上了正轨。

因为工作的自由性,大家都只要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可以早早的回家了,所以像苏沐橙两人这样准点下班的,也算是比较少见。

两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走出办公楼的大门,出乎意料的,苏沐橙在大门口看到了王杰希。

他靠在车上摆弄着手机,看见苏沐橙出来后便把手机放进兜里,挥挥手示意她过来。

苏沐橙扭头看向一边的楚云秀,楚云秀耸耸肩表示她并不在意:“小情侣嘛,总要多点独处的空间,那沐橙我先走了啊。”

“嗯。”苏沐橙脸有点红,低着头不去看王杰希缓步走来的身影,“云秀再见。”

直到王杰希走到她身侧帮她拎过包,苏沐橙才反应过来,她红着脸抬头看向王杰希:“云秀她……一个人回家没关系吗?我们送送她吧。”

“不用了。”王杰希一手拉过她,一手指向不远的楚云秀和李华,“看到了吗?李华正在追她呢,我们就别打扰他们了,好不好?”

他那句话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间却流露出淡淡的不容置疑,再加上王杰希故意在她耳边询问,温柔的声音尽管听过无数遍也还是那么摄人心魄。苏沐橙只好点点头,任王杰希拉着钻进了他的车子。

王杰希细心地帮她扣上安全带,苏沐橙用手指卷着他半长的头发,开玩笑的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情我自己会做。”

他抬头吻了吻苏沐橙的额头,温柔地说,“没关系,我想给你扣。”

“杰希大大这么任性真的好吗。”苏沐橙眨着眼睛,看着专心开车的王杰希。

“反正只对你一个人任性,有什么不好的?”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吧,我们今天去哪儿吃饭?”

他没有转头,苏沐橙只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等着接下来的回答。

王杰希好像思考了一会儿,才沉声道,“今天去你家,我给你做饭。”

苏沐橙笑着嗯了一声,窝在座椅上不说话了。


【喻黄】一定捉到你


文/叶梓钦


“靠!”黄少天在上任的第二天就忍不住爆了粗口,还引来旁边搭档的注意。

“瀚文呐,你来看看这个案子,犯人的手法十分娴熟,明显就是长期犯案经验丰富。我赌五毛这一定是个从年轻就开始盗窃的中年大叔。”

卢瀚文放下手里的鼠标,眨眨眼凑到他旁边看了眼案件的内容:“咦,这案子好像在魏前辈那看过……黄少,五毛拿来!”

“瀚文你没事问我要五毛干什么?再说我也没有五毛啊!哎等等……”话还说完黄少天就反应了过来,卢瀚文找他要五毛是因为这个犯人的年龄与自己的猜测距离差了很多。

卢瀚文到一旁的立柜里翻了一阵,把里面的一打文件拿了出来:“黄少你看看。”

他接过文件,开始翻阅:喻文州,男,24岁。

卧槽原来这人跟我差不多大啊!黄少天一边腹诽,一边往后翻。

喻文州每次的手法都差不多,只是有细微的偏差。他从一年前就开始犯案,至今还未被缉拿归案。

“有点意思啊这人,好好好看我黄少天与他斗智斗勇!是叫喻文州对吧,瀚文过来,我们研究研究对战策略。”

于此同时。

喻文州揉了揉鼻子,转头看了眼紧闭着的窗户:“没被吹开么,是警局那帮家伙在念叨我?”翻动着手里的地图,他用红笔在一个点上打了个圈,“下次就去这吧。”

兴欣珠宝大厦。

黄少天望着电脑上的地图发呆:喻文州下一次会去哪犯案呢?话说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啊。

卢瀚文从休息厅回来的时候给他捎的热巧克力奶茶,现在正被他捧在手心里。前几次的作案地点都是普通的民宅和商店,这次会是哪呢……

瞥头能看到自己的搭档正在画画,把一个个点连起来么,话说瀚文你多大了还画这种东西?!

“等等!”黄少天猛得一拍桌子,吓到了旁边的卢瀚文。

“黄少怎么了?”

“哈哈哈哈,瀚文我知道他下次会在哪作案了!多谢你给我的灵感啊,回头我请你吃糖。”


【喻黄】百年轮回·番外


 文/叶渊瑾


“肖厦文化美食节,今晚七点,在前方文化广场上准时举行!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哎,这位朋友,”发广告的人把黄少天拦住,给他塞了三张广告单,“美食节来吗?就在前面广场。”

“美食节啊……”他拿着广告单端详了一会,“要去吗?”

“有好吃的怎么能不去!”卢瀚文举手表态。

“旅行不就是玩吗?去吧。”喻文州也点头表示同意。

“那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出发出发,我都快饿死了,一会一定要多吃点,好好安抚安抚我这饥肠辘辘的肚子……”

所谓的肖厦文化美食节,其实就是一个贩卖各种小吃的集会。集会上有很多临时小摊,而每个小摊又有它特定的主题。比如说“重庆馆”就只能卖重庆特有的小吃;而“印度之乡”只能卖出自印度的食品。这样不同的小摊组合摆在一起,就构成了许多条所谓的“小吃街”,也就是人们口中的美食节。

美食节的小吃摊比较多,位置也比较集中,所以摊主与摊主之间的竞争力也就变得很大。大家为了吸引顾客都纷纷拿出自己的绝活,变着花样地贩卖。

你看那家卖炒鱿鱼的,就是边跳边炒。

炒鱿鱼的有两个人。他们随着背景音乐,有节奏地扭动身子,握着锅铲的手也跟着节拍挥舞。手每挥舞一次,鱿鱼也就跟着被翻炒一次。

“这个我也会!”路过鱿鱼摊的卢瀚文喊道。

“跟着我左手,”他伸直左臂,“右手,”伸直右臂,“一个慢动作!”将张开的双臂收拢在胸前后,他用手比了个心形。

“哈哈哈哈哈哈哈瀚文你跳的很形象嘛!还有你不是才来人间没多久吗,怎么现在连舞都会跳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去哪偷学的?”

“我没偷学!只是无意间在路上听到了这首歌,因为歌词太奇怪我就记住了。”

“噢,这样啊是……”黄少天一边听着卢瀚文的回答,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摊贩。

“诶诶诶,那边有包子!”他双眼一亮,如同一只发现了猎物的猎豹,向“天津铺”扑去,“老板给我来一斤包子!”

“好嘞!包子一斤——”

“天津狗不理包子,狗不理?咦,这名字好奇怪啊。”卢瀚文戳了戳旁边那个买包子的人,“前辈我们换一家买包子好不好?”

“诶为什么为什么?这天津狗不理包子在人间可是很有名的哦。”

“前辈你看,这包子叫狗不理,狗都不搭理的包子味道能……唔。”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捂住了他的嘴。

“瀚文呐,”他背对摊主,一脸严肃,“你这么说是不对的!你怎么能光看个名字就下结论了呢?你尝都没尝就说不好吃,多伤人心,重点是你居然还当着店主的面说!这简直太没有礼貌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

“嗯嗯!”卢瀚文一个劲地点头。

“很好,那我们向下一站出发!”黄少天接过包子,“话说文州呢?”

“在这呢,快过来看看。”喻文州站在一个挤满了客人的摊前,朝他们招了招手。

“什么东西啊,那么多人,让我看看……”

“噫——”挤进来的黄少天和卢瀚文异口同声。

摊上摆着的正是一串串的“高蛋白物质”。乒乓球大小的蜘蛛,一尺长的蜈蚣,死状奇惨的蝎子……除了蜘蛛和蛇皮以外,其它都是昆虫。

丫的,这就是昆虫宴吧!黄少天在心里咆哮,这简直重口味啊!不愧是叫“泰国”的小摊,啧啧啧,还有这店老板,噢我受不了,不愧是泰国人,简直人妖中的战斗机。

“快走快走,恶心死了,看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对着摊主呲牙咧嘴道。

“那前辈我们不继续逛了吗?”

“去哪都行,反正就是别在这待,弄得我现在都没胃口了,泰国人太可怕!”

“瀚文来决定去哪吧。”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

“好!那就去游乐园!对了黄少,我们比比谁先到吧?”

“好。”

话音刚落,卢瀚文就先行冲了出去,而黄少天也不甘示弱,紧跟在他身后,被甩在最后的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慢悠悠地朝他们的背影走去。

他们的旅行,还在继续……


【伞修/喻黄】穷途末路


 文/叶景


夜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苏沐秋和叶修去城外林子里找了些柴火准备生火,而黄少天则去搜刮了整个城内,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叶修远远地看见黄少天的身影正在靠近,他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问:“怎么样,找到了吗?”

苏沐秋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烤自己的肉。被树枝串成一串串的肉在大火的烧烤下滋滋作响,香味弥漫,苏沐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给自己的手艺点了个赞。

“你让我们找什么来着?”

“笨,当然是烟啊!”叶修懒懒地指着苏沐秋生起来的火,以及旁边的几袋食物,“你说这游戏多坑人,食物倒是每人一袋,可烟呢?他难道不知道烟也是生活必需品吗!”

黄少天突然觉得他好烦,不理他直接走到了苏沐秋旁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嘿这包里居然还有肉啊!真香!它烤好了吗?”

“快了,再等等。”

叶修见黄少天不理他找苏沐秋去了,喻文州也自顾自地去打水了,他只好小声嘀咕几句,再一次按住手环的开关,然后对着光屏大喊:“哥要抽烟!!”

其余三人听见他这话嘴角都齐齐一抽。苏沐秋又摇摇头笑了,果然又回来了,那个看似嘲讽实则孩子气的叶修。

谁知道光屏闪了几下后就直接灭了,黄少天大笑:“哈哈哈哈老叶你就认了吧,连系统都被你的无耻给打败了!”

叶修不去理会他,一屁股坐在火堆旁边,伸出漂亮的手指挑起一片肉挑剔的看了看,“我说沐秋你这烤肉的技术可越来越好了啊,怎么练的?诶给我弄点青菜,这肉太腻了。”

“叶修你把我的肉放下!那是本剑圣的肉!你放下!”

“黄少天你自己烤去!诶别动!那是哥的青菜!”

“去你的那就是本剑圣的肉!看剑剑剑剑剑剑——”

苏沐秋和喻文州看着这两个嬉闹的人,无奈的笑了。或许也只有现在,他们可以尽情的玩乐一番了。

……

天色完全的暗了下来,应黄少天“亲近自然”的要求,他们并没有住在城里,而是从超市拿了几顶帐篷住在了喻文州他们刚醒来时所在的小路边。当然黄少天的原话不可能这么言简意骇,他足足劝了半个小时,叶修才打消了晚上住在城镇里是为了找烟的念头,同意了他的话。

“阿修啊我现在是同意你的观点了,这游戏真坑!超市里面连吃的都没有!”苏沐秋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翘起二郎腿不满地指责道。

“哟苏沐秋你是怕了吧?真是难得。”叶修也在他旁边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谁怕了?”苏沐秋白他一眼。

“你怕了呗。”叶修大方地任他看,卷起衬衫的袖口,好似炫耀般递给苏沐秋看,“看,沐橙给哥买的。羡慕不?”

“滚滚滚。”

叶修耸耸肩,见对方扭过头不理自己,就随口找了个话题,“我觉得这地方的景色其实蛮不错的?”

“嗯,是不错。”他转过头,用那深邃的眼瞳盯着正在仰望星空的叶修,从他的角度来看,叶修的眸子里缀满了天上的繁星,一闪一闪刺得他眼睛生疼。

“很漂亮。”他说。

叶修笑了,他眯起的眼睛弯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让苏沐秋觉得有些怀念。

“苏沐秋。”

“怎么?”

他没有转头,只是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着之前的那个话题,“羡慕的话,就赶紧离开这个游戏,回来吧。”

“……好,一定!”

另一边,黄少天正准备拉上帐篷的拉链,旁边的喻文州却走了过来,“少天,你觉得这个游戏怎么样?”

“哈?我觉得很好啊!场景做的很逼真,可惜没有技能什么的,不然一定很炫!”

“那你想出去吗?”

“当然想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感到有些奇怪。

喻文州垂眸,对着他温声道:“好了不早了,你快睡吧。我保证你一定能出去,然后继续打荣耀。”话音刚落,他就迅速拉上了帐篷的拉链,挡住了想继续大说一通的黄少天。

……

叶修在半夜被尿憋醒,他胡乱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后就走了出去。旁边苏沐秋的帐篷没有动静,应该是在熟睡。叶修揉揉眼睛,在夜色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哟,文州啊,”他微微一愣,“怎么,咱俩上厕所还凑一起了?”

喻文州笑笑,没有说话。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睡下。

“文州,我们打个商量呗?”黑夜中,叶修那双晶亮的眸子带了一丝狭促的笑意。

“什么?”

“杀了我。”


【喻黄】桃枝


 文/叶景


喻文州把黄少天一甩,扔进他的房间之后,就出去和郑轩他们招待远道而来的各派成员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紅木大床上滚来滚去,尾巴上的毛蹭的满床都是,“喻文州这人怎么这样啊,都不让我去参加接风宴,难道我不算他们蓝雨山的客人吗!等等……我好像的确不算……”意识到自己本来就是这山上一员的黄少天拿起小爪子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松鼠脑袋,“哎哟我怎么这么笨啊!变成松鼠以后连智商都跟着一起下降了吗?我可以趁现在逃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现在主殿里到处都是人,虽然一只松鼠逃出去的几率不大,但是他可以变成人啊!

黄少天“嘣”的一下跳下床,快活的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段桃花树枝。松鼠咧咧嘴,露出两颗大白牙,对着树枝咕噜咕噜念了几句。

只见那株桃花树枝猛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黄少天张嘴咬下一片粉嫩的花瓣,而被他撕扯下的桃花瓣则放出光芒,把他整個身子罩在里面。

门外。

“好了,就这样安排吧,你可以先下去了。”

“是。”喻文州挥挥手,旁边跟着的小童便退了下去。

他慢慢的推开房门,只见房间正中有个男子正错愕地盯着他。

那人偏长的头发沒有束起,身上一袭月白色长袍,这让喻文州不由得想到了他房前种的那株白玉兰。长衣的下摆带着点细碎的花纹,虽然是用墨色点的,但也能看出那是一片开的灿烂的桃花。他腰间的红绳上垂着一段树枝,粉嫩的桃花仿佛是刚从树上摘下般新鲜,让人挪不开眼。

那人五官生得好看,眉眼间是藏不住的活泼和惊讶,喻文州看了后心情颇好。只一瞬间,他就觉得,这肯定是黄少天无疑了。只是他现在正要跳窗出去的动作,让喻文州有些惊愕。

“你是黄……”

“我不是我不是!”黄少天突然拿长袖挡住了自己的脸,“我怎么可能是那个英俊帅气法力高强的黄少天呢!你认错人了!”

“……”饶是善谈的喻文州也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安静地盯着黄少天,直到对方承受不住自己炽热的目光撇撇嘴把袖子放下来。

“好吧好吧你猜对了,我是黄少天。”黄少天郁闷地抓了抓头发,他刚要逃出去喻文州就回来了,这是什么鬼运气啊。

喻文州装作有些生气的样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怎么,想逃?”

“我我我……我哪有!我是要去……去,去找小卢玩来着!”

“找他玩你不走大门,走窗户?”喻文州挑眉。

黄少天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刚刚给自己壮胆营造出来的气势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闷闷地趴在桌子上,嘟着嘴:“喻文州,我很清楚你想要知道什么,不就是老树仙的事情嘛──”

“我告诉你们就好了。”

喻文州突然觉得安静的黄少天好看得要命,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在等待答复。

缓了一会儿,喻文州开口:“那么,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试阅结束————

最后会从点小推手/小爱心的小伙伴中抽取一位赠送样本哦(。・ω・)


评论(4)

热度(26)

  1. 伽蓝奉常达摩 转载了此文字
    亲不要吝啬的给个小手吧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