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喻黄】和你一起走过的回忆⑦•完结

喻黄回忆篇高校设定←

喻王友情喻王友情←

居然完结了我还以为会坑来着orz←

考期结束浪一发!x←


  “文州,我们要一起考上大学啊!”

  “少天想去哪个大学呢?”他听见自己带着笑意对那人问。

  “嗯……G大!听说那里的饭菜很好吃哦!文州你呢?”

  “和少天一样。”他弯眸视线转向前方的景色。

  “哇这么棒!G大分数线可不低呢,不过我相信文州一定能考上,我也是!一起加油吧!”

  “好,一起加油。”


  从蓝河家回来的那一天之后,喻文州就再也没有见过黄少天。

  喻文州放下眼镜,揉揉酸的发胀的眼睛,从高层的玻璃窗同往常一样俯瞰这座他陌生的城市。喻文州大学毕业后来了B市工作,他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会选择来这么远的地方,是逃避吗?他不知道。

  他已经28了。

  近十年没有黄少天的消息了。

  据说那天黄少天回家之后向父母承认出柜。

  据说那天黄父一怒之下把手中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在了黄少天身上。

  据说那天黄母哭着问他那人是谁。

  据说那天黄少天罕见地只说了几个字,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反驳。

  他说。

  『喻文州,我爱他。』


  再没有更多的消息可以传达给喻文州了,他也只能在黄家密闭的门前看到黄父冷漠的表情。

   “喻文州是吗?你走吧……我们黄家,丢不起这个人。”


  一步慢,步步慢。

  喻文州现在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他能发现的早一点就好了,让他和黄少天一起去承担社会的舆论。

  如果能……察觉的早一点就好了。

  那年,叶修带着黄父去给黄少天办了高考前一个月的退学。

  那年,再没有人知道黄家搬去了哪里。

  那年,喻文州考上了G大。

  是没有黄少天的G大。


  “文州,一起加油吧。”

  “嗯。”

  那人笑着对他说话时,带着自信和些许的期待。


——————————

  咚咚咚。

  喻文州从回忆中拉回思绪,转过身看见王杰希站在他的房间门口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晃晃。

  “你的快递。”王杰希把一个不大的快递包放下,“送到我那儿了,怕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我就给你送过来了。”

  “麻烦了。”喻文州点点头,他和王杰希住对门,这座小区不怎么标明房号,送错快递也是常有的事。喻文州把袖口虚虚往上挽了挽,实在是不知道谁还会给他寄东西,拿过王杰希递来的包裹,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喻文州疑惑的看向王杰希,王杰希耸耸肩,“我不清楚,那个送快递的小哥说是送给你的,还拿着手里的纸比对了下,我想他报出来的地址,你的姓名都没错,就想是你的东西。怎么,送错了?”

  喻文州摇摇头,拆开包裹的外层抖了抖,从包里掉出来几张白纸——同样的,也没有任何字迹。

  这下连王杰希都感到疑惑了,“这……?”

  喻文州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摇着王杰希的肩膀大喊“你告诉我,你告诉我那个送快递的人长什么样……!”

  王杰希被他失态的样子晃的头晕,挥挥手止住喻文州的动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脸无奈和困惑。“我没仔细看,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吧。”看到喻文州眼底的期待,王杰希顿了顿,迟疑着说道。“你要真想知道,我陪你去保安室那儿调监控看看?”

  “好。”喻文州立刻应了下来,脚下不停顿的往外走去,身后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是少天吗……会是他吗?喻文州狠狠的咬着下唇,可是他又怎么会到B市来,为什么来看自己却又只留下一封没有任何字迹的信,他对自己已经失望到不想再看一眼了吗……

  重重疑惑在喻文州心里扎了根,他努力使自己沉着冷静下来。

——————————

  黄少天从小区里走出来就立刻脱了头上的鸭舌帽,懊恼着自己怎么这么没志气。前几次黄少天来这送快递的时候无意间听到过喻文州的名字,之前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巧合罢了,但熬不住内心抽了芽般疯长的思念,黄少天趁着送快递的机会跑到了喻文州所在的楼层。

  结果刚往里面探了探头,对门的住户,那个有点大小眼的家伙就走了出来。

  “诶?”王杰希看着他有点惊讶,随后指着他身后的快递包问道,“送快递的?”

  “啊,是的。”黄少天一愣,惊慌间把帽沿又往下拉了拉,沉着嗓子问,“请问喻文州先生住这里吗?”

  “对,就住这,你有快递要给他?”

  “啊……嗯,对,有快递。”黄少天胡乱的转身从随身的快递包里翻翻拿出一个空的包裹,随手往里面塞了几张白纸递给王杰希。“这是喻文州先生的快递。请问……喻文州先生是从G市来的吗?”

  王杰希接过包裹看了看,也没细想黄少天问的话,看包裹上空无一字,还以为黄少天要本着快递员的职责问个清楚到底是不是喻文州的东西。“没错,他原先是G市的。”

  黄少天松了口气,宽大的帽沿挡住了他鲜有的苦笑神情。“没错,就是他,是他……”

  “你还有什么事吗?”王杰希看着面前的小哥突然沉下来的气场,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没事了没事了。”黄少天抬起头冲王杰希笑了笑,按了电梯飞快的冲了下去。只要知道他还在就好了,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也不错,黄少天不自然的咧了咧嘴角,尽管,他不在自己身边。

  那个大小眼的家伙看起来是个好人,应该能照顾好文州的吧!嗯!

  黄少天这么想着,但是心情却没有丝毫的轻松下来,加快了脚步往小区门外走去。

  “黄少天!”

  听见自己的名字黄少天猛地转过身,恍惚间自己被拥进了一个熟悉但又陌生了十年之久的怀抱。

  “少天……少天……”那人似是念不够,紧紧的抱着他,声音带着些微的激动和不可思议,温热的气息吐在黄少天的脖子处,痒痒的,黄少天想。

  黄少天突然挣脱开喻文州的怀抱,压了压帽子,眼神飘过站在不远处的王杰希,“先生自重!您认错人了!”

  喻文州愣了愣,也是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态“少天你在说什么?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是不是?怪我没有坚持把你留下来是不是?”

  黄少天突然觉得在喻文州面前所有的掩饰都是徒劳,索性摘了帽子,大大方方的任他看,承受他深邃的目光。“文州,我们不是一路人。你看,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快递员而已,怎么,怎么……”黄少天不经意间看到树荫下的王杰希,心狠狠一抽,沉着嗓子道“怎么还能和你有关联?”

  “黄少天!”喻文州只呆愣了一会儿,就看到黄少天决然消失在街口的身影,两只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服。

  黄少天回来了。但是,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喻文州沉默着在原地站了很久,复杂的思绪绕在他心头让他有了十年前那样的无助和喘不过气。一直以来,都是他对不起黄少天。

  王杰希走上前,瞥了他失魂落魄的脸一眼,似乎是从鼻间轻哼了一声。

  “喂,小高是吧?帮我去寄个快递,对,随便寄什么。嗯,地址填我家。”

  喻文州突然抬起头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耸耸肩,挂了电话,“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嗯。”

 

    “英杰,王杰希前辈真的是要寄东西吗?你确定没有填错地址?”乔一帆看着高英杰手上的包裹填着王杰希自家的地址,嘴角抽了抽。

    高英杰也是一脸琢磨不清前辈心思的神色看着乔一帆,“我,我也不知道,前辈就是这么说的,要填自己家的地址。”

    “那好吧,我帮你拿去邮递局。”

    “嗯,谢谢一帆!”


  “咦这地址?我不去不去!”黄少天看着那包裹就好像看到定时炸弹一样连连摆手往后退。

  “诶你不去还能谁去?那片本来就是你管辖的,再说现在也抽不出人手,你反正都要去附近送货,直接带上不就完了?”那人一脸鄙视的把包裹扔给他,“得了你去吧,赶紧的啊!”

  “……我,我真不去!”

  “哎哟我肚子疼我去上个厕所,黄少加油啊——”

  “……”

——————————

  黄少天深深的吸了口气,忍住要回头看一眼喻文州家的念头,敲开了对面王杰希的门。在等待期间,黄少天不住的给自己打着气。

  【黄少天!加油!不过是送个快递而已!你都送了快十年了不是?而且又不是送给喻文州,只是送给那个大小眼而已啊!】黄少天眨眨眼,被自己内心的呼喊弄的激动起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举起右手大喊了一声快递组的口号——

  “十年快递!一如既往——!”

  “咔哒。”

  喻文州大睁着眼睛看着门外的黄少天,黄少天也瞪着眼睛看着喻文州。

  “……咳!咳咳!”黄少天突然大力咳嗽起来。

  “少天,没事吧?”黄少天抬头看见喻文州关怀的眼神,一霎那晃了神。

  “没事没事。”黄少天不情愿地把包裹递给喻文州,却没想到喻文州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你?”

  “少天,进来坐坐吧。”喻文州好听温润的声音带着点哀求,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挠了挠黄少天敏感的手心。黄少天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果然,他还是喻文州,一如从前了解自己了解的一塌糊涂。

  “好。”黄少天不客气的钻了进去,偷偷一瞥,没看见那个大小眼。诶?这不是他家吗?怎么他不在。

  好像是听到黄少天的心声,喻文州淡淡一笑,给他倒了杯茶。“杰希出去了,他说要留个地方让我们好好谈谈。”

  黄少天挑眉看着喻文州,“有什么好谈的?”

  喻文州只靠着他静静坐下,抿一口茶水,良久才开口。“少天,我知道,你还在怪我。”黄少天心一抽,没有说话。

  喻文州掰过他的肩膀,看着他。“少天,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什……什么?”黄少天无奈,这人总是有让他哑口无言的本事。

  喻文州只静静的看着他,深邃的眸子映出黄少天慌张的脸。

  他轻笑。

  “少天。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黄少天忍不住对上他的眼睛,仔细辨认着。可是那温情的眸子里,除了他,别无他物。

  而他温沉的嗓子又绕在他耳边许久挥之不去。

  “你看到了吧?那是你,是黄少天。世间万物,不过日月,不过尘土,不过明光,不过漆暗,但是我喻文州的眼睛里,只装的下黄少天一人。”

  黄少天的心今天已经是第三次狠狠的抽动了,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心脏功能是不是出了差错。

  “十年前,伯父和我说,黄家承担不起儿子是同性恋这个事实……”“他让你走的?!”黄少天突然拔高了声音。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是可以认可同性恋的,我也不知道我做的一切是不是正确的,但是那时候我只想到,没有黄少天,喻文州该怎么办?于是我拿学业,拿工作,压制住想不顾一切去找你的念头。少天,这个念头,我压了十年了。”

  “和我在一起吧。少天。”

  …………

  喻文州打开房门的时候黄少天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皱眉从里屋拿来薄毯轻轻的披在黄少天身上不想吵醒了他。转头看到散落一地的照片,喻文州嘴角扬起。

  抽出黄少天手上紧攥着的一张他们的合影,喻文州俯身吻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

  “唔……文州,你回来了。”黄少天揉揉眼睛从沙发上直起身子。

  “嗯。”喻文州揉了揉他的一头乱发。“我去伯父家了。”

  “哦……啊?”黄少天突然瞪大了眼睛。

  “他同意我们了。”

  “等等等等喻文州你说你出差其实是去了我家?!”喻文州点头。

  “然后你和我爸说了我们俩的事他还同意了?!”喻文州继续点头,慢吞吞的说。“是伯母先同意的。”他耸耸肩搂住黄少天,好像小孩子得到玩具怎么也不肯放手一样,轻轻的在他耳边说“我和伯母说,我们俩已经……”

  黄少天原来煞白的脸突然一红“喻文州你说啥呢!我可没有和你……”

  “我也没说怎么了啊。”喻文州学着他调皮的眨眨眼“你可别误会了什么哦。”

  “……你”黄少天承认他真是败在喻文州手上了,而且还是一辈子,但是现在眨着眼无辜的喻文州,显然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喻文州我告诉你,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要是再不好好把握,我就,我就和那个大小眼跑了你信不信!”

  “你不会的。”喻文州笑着搂紧他“我会看好你。”客厅里电视杂乱的声音突然轻了下来,依旧是夏日的天气,窗外的蝉声钻进了黄少天耳朵里,恍惚间他就好像回到了十年前。

  『少天,我们在一起吧。』

  『嗯。』

 

  “少天,嫁给我吧。”

  耳边还是夏日的蝉鸣,还是他清润的声音,黄少天低低的笑了。

  “好。”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