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多cp】荣耀精神科二

双作者xx@hibadr芸豆 如果前后文风不一样请不要介意xx←

文笔渣ooc←


       “黄少天是一位精神病患者,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喻文州抬起左臂活动着左肩,幽幽的说道,“我是为了他而学的这个专业。”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喻文州。他左臂的动作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自然,感觉有些僵硬。

       “不知叶先生愿不愿意听听我这个故事来打发时间呢?”

       “当然。”

———————————————


       下课铃声一响,黄少天就抓起书包冲向了隔壁的五年级“蓝雨”班。他站在蓝雨班的门口,踮着脚昂头,试图用更高的视角去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喻文州。

       “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兴奋的向喻文州招手,“我跟你说,有一家新开的糕点店,听说可好吃了!我们去尝尝怎么样?还有还有,今天我去你家和你一起写作业好不好!?”

       喻文州刚走出教室就看到黄少天兴奋地朝自己蹦跶了过来。“少天……”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如果你有尾巴的话,我相信你的尾巴此时肯定在兴奋地摇个不停。”

       “咦?什么,尾巴?欸等等,喻文州你意思是我是条狗??!我怎么能是狗呢!我那么玉树临风,要比喻成动物的话也应该是狮子老虎之类的吧,那样多霸气!我嗷的一吼,吓得同学们全都往后退!看谁以后还敢欺负你!”说着,黄少天还学起了老虎的样子,猫着腰,举起“爪子”,露出了自己嘴里的两颗小虎牙,对着路过的同学“嗷”了一声。

      看着黄少天滑稽的样子,喻文州笑出了声,在他眼里,黄少天就是一只天天缠着自己的调皮小猫,哪里像什么凶猛的老虎。


      “诶诶,队长你看我这样帅吗?”一回到喻文州家,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玩起了他们最常玩的游戏——模拟战队。每次黄少天都自愿的让喻文州扮演队长,自己扮演副队。因为他觉得,副队这个角色很了不起,默默在背后帮助队长,为战队撑起了一片天却又不求什么回报。

      “少天,作业还没写呢,我们写完再玩吧?”喻文州看着沙发上的少天很是无奈,再这样下去,作业可就写不完了。

       ……

       “啊!!!!完全不会啊!文州你借我抄抄吧,这题太变态太没人性了!”刚坐下来十分钟都不到,黄少天就开始不耐烦的抱怨了。

       “……”喻文州没理他。

       “我说文州啊,作业借我看看呗?就一眼,看一眼就行!”黄少天玩弄着笔帽,无意识的把笔尖往脸上凑。

       “……”喻文州微微蹙眉,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黄少天。

        “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好好写作业还不行嘛……”

       当喻文州写完作业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已经这么晚了,干脆就让少天留下来住一晚上好了,他想。

      “嘿,少天醒醒,快醒醒,要睡就去上床去睡吧。”喻文州趴在桌前,用手指戳着黄少天的脸,婴儿一般的触感,光滑水嫩富有弹性,温润的触感引得喻文州不禁伸手捏了一把。

       “啊?噢……”揉了揉眼睛后,黄少天便迷迷糊糊的爬上了床,倒下就睡。喻文州笑着理理了被子给他盖上,然后自己也跟着躺下睡了。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斜射进来,有些刺眼。喻文州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睁开眼,感受到了身边床单上还有些淡淡的余温,却没看到黄少天的人影。

       “duang——”,金属撞击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喻文州从卧室走出来,正巧看见黄少天捡起了掉在了地上的水果刀,随后刀被抛出,在空中旋转了一周后垂直落下。就在那一刻,喻文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黄少天推开,任由刀插进他的左肩。

       “这……怎…怎……”回过神来的黄少天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说不出话来:喻文州跪倒在他面前,鲜红的血液不断的滴落,把白色的棉袜染出一片血红。

      “不…不是我……”黄少天瘫坐在地下,惊恐地说道。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但眼前的景象却真实的让他无法欺骗自己。“啊…啊!!!!!!!!”黄少天抱着头大叫,他的耳边有个声音在不断回响:“是你,就是你,你伤了喻文州,伤害了你最好的朋友,伤害了对你最好的人。”

       刀砍到喻文州身上固然很痛,但更比喻文州更痛的却是黄少天的心……

       喻文州想要爬过去安抚黄少天,但左肩上所传来的剧痛却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动弹不得。“少…少天……”话未说完,他就昏了过去。

     

————————


       “黄少天,有精神病?”叶修把下巴支在架起的手上,俨然就是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喻文州被打断了叙述也没管这么多,仔细的向叶修解释了一下关于黄少天的病情:“他应该是有着轻微的精神病,发病时间不稳定,有时候无缘无故就发病了,很难琢磨。发病的时候谁也不认识——就和外面那些人一样,但是等他冷静下来后,又会为自己做的事后悔,接受不了自己是个精神病人的事实。我曾亲眼看见过...”喻文州顿了顿,眼底带了一层哀伤“少天他犯病的时候拿刀刺自己...”      

       听到这,叶修的脸色凝重了几分“那为什么不早点让他接受治疗?”

      “我说了,少天他不接受自己是个精神病人。”

      “那你们就让他这么耗着?!再不行总得找个医院看着吧!弄出人命来可怎么办”

      “你当所有的精神病院都和你家的一样吗?”喻文州淡淡的抬眼看了一眼叶修“那些精神病院就是个监狱你知道吗,我再怎么不济也不能让少天住在铁丝围成的屋子里。”

      “所以,那不就好办了”似是把话题拐到了自己想要说的地方,叶修也学着喻文州的样子淡淡一笑。

      “你负责把他哄来,我负责让这医院变成五星级酒店,你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

       “……”喻文州默脸看了简陋的院长办公室,除了这里的病人比较自由以外,他还真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人。

       看到喻文州犹豫的脸色,叶修猛的一拍桌子“你来这医院!医院高层学术设备你尽管用!”

      “既然叶先生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做吧。”

      “……喻文州你心挺脏啊。”

      “呵呵,见笑了,叶先生的心也不干净啊^ ^”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