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喻黄】和你一起走过的回忆⑥

喻黄回忆向←

这篇主喻黄副叶蓝←

ooc文笔渣←


“文州...我们现在该去哪儿”黄少天抱着胳膊和喻文州站在深夜的公交车站


喻文州指指对面的广告牌


“宾馆?”

黄少天一惊,手上的奶茶差点倒在了衣服上,手忙脚乱的擦了擦奶渍,黄少天低着头说:“那个文州啊…虽然我们两情相悦,但是怎么说我们也只交往了两个月而已,啊我不是说两个月时间太短,我觉得只要和文州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啧我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喻文州脸上笑意更甚,抬手揉揉眼前纠结的大男孩的一头乱发,看到黄少天不解的眼神看向他,这才慢悠悠的解释道:“少天想什么呢,我是开玩笑的,我刚刚联系了住在附近的蓝河,等下我们就去他家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学校好了“

意识到是自己想太多的黄少天一下子红了脸,低着头不敢再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突然也觉得其实逗逗他也蛮好玩的,假意咳嗽了一声幽幽的道:“难道,刚刚少天在想什么让人害羞的东西吗?嗯?”

“才…才没有!!文州你瞎说什么呢!!“

“嗯?难道是我误会了吗?少天刚刚明明脸都红了呢“

“哈!那是因为天太热了你知道吗!现在可是夏季的晚上啊!!“黄少天急的猛抬起头,然后半杯幸存下来的奶茶好死不死的倒在了喻文州身上

“…….“

“…….“

喻文州随意的用纸巾擦了擦衣服上的污渍,瞥见黄少天愧疚的脸色,急忙说道:“少天,没事的,等下去蓝河家换一件就没事了,不会因为湿了衣服而感冒的”

黄少天在夏季还带着点温热的微风中呆愣了几秒,突然就抬起头一脸担忧的对着喻文州说道:“文州…我什么事都干不好以后你还要我吗…?”

喻文州明显愣了愣,然后就和平常一样去拽黄少天的手,圆润的指头放在手中反复捏揉摩挲。喻文州很喜欢握住黄少天细长的手指,每每这时,就好像那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样喻文州要把他握在手心拽在手里。

黄少天的皮肤比起同龄人总要多一份细腻,白皙的手指也算黄少天的敏感部位之一,每每喻文州拿自己略长的指甲去戳黄少天的手心,总会收到恋人有趣的反应

可能是缩手指,可能是往后抽手,也可能会是红着脸的黄少天偷偷拿自己的手指去反戳喻文州的掌心。

这可能也是,他们之间约定成俗的某种习惯吧。


喻文州像平常一样面上不动,手腕处却不住的活动,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决心。

黄少天抬头想掩饰刚刚的尴尬也正好想说些什么,堪堪开口喊了句文州就听到背后传来熟悉而依旧欠扁的声音

“呦,小两口这大半夜的是在干嘛啊?”叶修熄了火,从驾驶室的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眼尖,一眼就看到副驾驶座上不安的看着叶修做危险动作的蓝河

“...我靠叶修??!我没看错吧文州文州你快来掐我一把卧槽我居然在这大半夜的看到了叶修?!等等等等那个是小蓝河?!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的,我现在脑子有点乱我需要静静。”

“少天,你没看错,”喻文州淡淡道“的确是叶修,我刚刚给蓝河打电话时就是叶修接的”

黄少天转头看看叶修依旧一脸欠扁,再转头看看喻文州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沉默了半响突然爆发道“我靠靠靠靠靠文州你不厚道啊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看我现在这样子很好玩很好玩吗!还有叶修啊你什么时候拐到我们小蓝河的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们就同居了啊,哦怪不得你让小蓝河做语文课代表叶修你心真脏真脏真脏!”

看黄少天也算是快发泄完了,叶修伸手往车后座一指示意他们上来“得了,别冻着了赶紧上车吧,哥车技可是很稳的你们就放心吧。”

“切,谁信啊”黄少天虽然嘴上嚷着,身子倒是先一步有了动作,拉着喻文州就上了车

————————

蓝河住在城南离学校远,平常都是住校的,家里一个人住一星期回来一次蓝河也就不怎么好好打扫了,随意的收拾了一下,蓝河挠挠头发低声说“那个...家里不常回来住,有点乱你们不要介意啊”

“当然不会介意了!”没等叶修和喻文州表态,黄少天就抢着嚷道。喻文州无奈的笑笑,眼神注视着黄少天倒没注意到身后叶修烟雾缭绕后深邃的眼瞳


“好了好了就这么住着吧”叶修拍拍手上的烟灰上前,眼神在三人之间转了几个转,慢悠悠的开口“先来分配一下吧,小蓝这房子就一间主卧和客房,咱们四个人,怎么分?”说完眉毛微微挑起,状似无意,眼神却一直往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瞥

黄少天就当是自己的所有物一样一把拉过喻文州和蓝河,眼睛滴溜溜的转:“当然是我和文州蓝河住一间了,我们可是同班同学!怎么叶修你还想和蓝河住一间啊?”

叶修不可置意的把剩下的烟头撵灭在奇形怪状的玻璃烟灰缸里,人懒洋洋的站在那儿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民教师的样

“我还就想和小蓝睡一间了黄少天你嫉妒?还是说你只是想和喻文州睡一间结果拉上小蓝打掩护?”

“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几个意思啊”

“没几个意思”叶修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橙子抛上抛下,白皙的连女生都羡慕的手指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稳稳的接住后叶修摊明了自己的意图

“我和文州一间,你们俩一间,一来我和文州有事要说,二来,”叶修不怀好意的停顿半秒“二来,也能防止一些那啥的事情发生你说是吧少天?”

“卧槽叶修你敢不敢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那啥的事情啊!!”

最后蓝河拉着气鼓鼓的黄少天去了主卧,叶修待在客厅里一根一根的抽烟,喻文州眯起眼睛在烟雾缭绕中打量着叶修,叶修的课,思路很清晰,平时一副懒散的模样,可要是说起气势,发怒时的叶修也丝毫不逊色于教导主任韩文清,不过幸好,喻文州没见过他发火,这也只是上几届的学生口口相传罢了。

“喻文州”

“恩?”

“你喜欢黄少天吗?”

“...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以验证的事。”喻文州笑了“我当然喜欢少天”

叶修这才抬眼盯着他,眼眸流转,传递出复杂的神情

“喻文州你能给他什么?父母的谅解还是朋友的祝福?这些你都给不了,这个世界,同性恋本来就是被唾弃排除在外的”他自嘲的笑笑“喻文州,你能给他这些吗...?”

你能给他所有一切物质上的享受,你们可以自己租一间小小的房子,两个人白天一起出门工作,等到了傍晚,先回来的那人听见门口的开门声肯定会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活跑去开门只为了喊一声欢迎回来。然后你们在两个人一起选的壁灯下尝着恋人为自己细心烹饪的美食,不需要多好吃,重要的是那人做给自己的。

喻文州想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堪堪照进来时,温柔的叫醒他怀里安睡的黄少天,看他带着点起床气撒娇似的把头埋进自己的怀里,那时喻文州会无奈的揉乱了黄少天的碎发,手臂揽着那人细瘦的腰身,手指不安分的挠着,听黄少天闷闷的笑声

喻文州也想让黄少天成为他一人的黄少天

但是现实呢?

黄少天有父母有朋友,他真的能忍受住来自最亲的人甚至全社会的鄙视谩骂吗

喻文州没敢深想,但是叶修现在就是把这个问题光明正大的剖开来放在他面前,对他说

你看,你能做到这些事吗

你能吗


长久的沉默,整栋房子里只剩下叶修抽烟的声音和静静的呼吸声

还有黄少天在门后攥紧了拳头不争气的心跳声


“我保证不了”喻文州抬头直视叶修“但是我想试着去克服”

“呵,你怎么克服”

“不清楚,但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我克服不了?”

双目相对,客厅里静的挠心,叶修长吐出一口浊气,幽幽的自言自语

“要是哥当时也能这么强硬,小蓝也不至于和哥混成这样”

“虽然我不知道叶老师和蓝河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叶老师何不再去试一试呢?”

试一试...叶修一愣,随即无奈的苦笑,“我也想啊,但是脸皮都撕破成那样了我...”

喻文州打断他“什么时候叶老师脸皮也这么薄了?”

“呵呵,喻文州我可真是服了你了”

“谢谢夸奖”

嘴上虽是调侃着,叶修心里却是打起了盘算,先不管自己家那些有着强硬态度不同意这事的长辈们,他也应该再去试试劝说蓝河家的人

毕竟他也不想让自己恋人因为自己弄的连家都不能回

【小蓝啊】

【恩叶老师有什么事吗?】

【哥喜欢你,你嫁给哥呗?】

【.....】

想起连当时告白都是迷迷糊糊的被灌了酒以后吐露出的真情,叶修越发觉得不能亏欠蓝河,起码...起码...要给他那个自己许下的未来。

说起来他们四个也真像,叶修掐了烟,火机被甩在一边的沙发上

他们四个都太怕,怕未知的未来,怕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覆,就是因为这样,就连告白都是在酒后,他们,只是缺少一点推波助澜的顺发剂而已


叶修眯起眸子辨认着星空上闪烁的星点

喻文州伸手想去够窗外星迹却只触到满手烟尘

黄少天靠在门后低头漂亮的瞳中眼波流转看不清神色

蓝河不稳的气息吞吐在玻璃上雾色映出大大的叶修二字以及窗外璀璨的星辰


一夜无眠

是时候,该去放手一搏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