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喻黄】和你一起走过的回忆⑤

°喻黄回忆向
°文笔渣可能ooc
°私设多xx

戴妍琦那件事情过去后,黄少天依旧是该干啥干啥该怎么和叶修闹就怎么闹,不过总算是掌握了点分寸,没有像以前那样课上那么积极了,这倒是给了喻文州更多的上课和黄少天聊天的机会。

虽然说好学生是不应该上课聊天的,魏琛每每有意无意朝这边角落里瞟来的视线都被喻文州尽数捕捉到了,他也想控制啊,但是黄少天这个有名的“机会主义者”的外号是白传的吗?

眼睛貌似认真的盯着黑板,上身笔直不动,手上握着笔却极快的在草稿纸上写着,放下笔趁魏琛转头在黑板上指指点点的时候黄少天呲啦一声撕下纸条,攥在手里,轻轻的像敲门一样碰了碰喻文州的后背。

这个时候,他们俩也是不愧蓝雨出了名的默契的一对。

喻文州微微挺直因做笔记而弯下的腰,眼睛眯起淡淡的弧度,右手手腕不止的转动着和黄少天桌上一样的中性笔,手指快的在空气中弯出一道弧,左手向桌下探去准确的抓住了黄少天的手。

喻文州感受到黄少天的动作有一丝停顿,随后才把纸条过渡到他手里

修长白皙的手指随意揉搓着被粗暴团成一团的纸条,视线上移正好又瞥到魏琛若有若无的视线,喻文州不紧不慢把纸条攥到手心还不忘朝魏琛笑笑

魏琛“......”

魏琛:靠!这是公然向老夫挑衅吗!

说着魏琛举起手,往那个角落竖了个中指

喻黄“.......”

倒不是魏琛已经自暴自弃放弃这俩了,尽管他不愿意,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学习效率是最高的,甚至可以说是成倍的

黄少天好动,除了特别有兴趣有天赋的课程外其他的怎么也学不进去,你让他自学数学化学什么的还好一碰到英语他就像中了僵直弹一样整个人都僵了,平时引以为傲的语速和思维能力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话唠,也是要由话题来引导的。

就好像困扰许多人的鸡生蛋的问题,谁也不知道这世上到底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有人说先有鸡有人说先有蛋,你要随便找一个点让黄少天答他指不定能当辩论赛答个几十点证据来证明,但是黄少天于英语,就是处于这个鸡和蛋的死循环中。

你说他差吧,黄少天英文说的溜啊!

但你要说他好吧,黄少天英语可从来没有上过及格线。

而喻文州却正好相反,他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当然不会错过这门全球通用的语言,他读稿的速度比不上黄少天,但是他说的可比黄少天流利规范多了。

有次放学后魏琛偶然从蓝雨班走过,听见里面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么晚了,谁放学以后还不回家”

挡不住好奇心的驱使,魏琛一边嘟嘟囔囔一边猫着腰趴在门缝上努力往里面看。

你看,尽管是一件很正常很光明磊落的事,魏琛一做就带上了一丝猥琐的气息...

教室内只开了一盏日光灯,昏暗的灯光下魏琛隐隐约约看见有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不停的说着什么

魏琛心下有疑惑,想看清是谁这么晚了还躲在学校里不回家,他直起身往手上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揉了揉以后又趴在了门口瞪大了眼睛
这回他可看清了

待在教室里说话的俩人就是他的爱徒黄少天和喻文州,黄少天面前摊着一本英语书,苦恼的的念着什么,时不时抬起头看几眼正悠闲随意翻着一本书的喻文州

“文州啊我是真的不会我能不能不念了?你看我念的抬头纹都快出来了!”黄少天在喻文州面前挤眉弄眼展示他因读书而出现的“抬头纹”

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把书翻过去一页“不可以少天,明天就考试了,你平时不愿意学今天总要临时抱个佛脚”

“啊可是我真的学不下去啊这一个个天书一样的我一点都看不懂!”黄少天眨眨眼睛“不如文州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都饿了再不快点门口那家饭馆就要关门了我知道文州你不会忍心让我饿肚子的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我不会让少天饿肚子”喻文州抬头看见黄少天欣喜的眼神,笑眯眯的从包里拿出手机“等少天背完了我就点外卖”

黄少天不满的撇撇嘴“.....喻文州你心真脏”

“谢谢夸奖^ ^”

“......”

魏琛在门口咂咂嘴,从包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吐出一口烟雾,悄悄的离开了门口...

第二天魏琛刚到校就急急忙忙的去找英语老师张新杰要早上测验的成绩,一张一张往下翻了大约有十来张,他看到黄少天的卷子上写着大大的64分

魏琛笑着用手指弹了弹卷子上的分数“臭小子...可算是及格了...”

自那以后魏琛除了必要的指点以外就没去教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甚至对他们俩上课的言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他们自己不后悔,别人又能管的了什么。

魏琛笑着对叶修说出这句话,一语双关。

——————————

喻文州放开被手心的温度胀开的纸条,小心翼翼的摊开在桌上,辨认着黄少天的字迹。

字迹潦草如黄少天,可能只有喻文州会去一点点的辨认考证并猜测吧

可能黄少天觉得只有写得快才能在短时间内把自己想说的表达完全吧

也可能,他们就是这么的默契吧。

【文州文州我好无聊啊我们可以逃课吗好像城南开了家蛋糕店呢蓝河上次已经和叶修去过了还给我带了一份真的好吃呢文州文州我们一起去吧】

喻文州相信如果不是纸条不够了黄少天还会继续写下去的

喻文州笑着拿起笔在空处一笔一划的写着【逃课是不好的呢少天】

喻文州顿下笔想了想又填上一句【但是如果少天想去的话我们可以放心以后一起去】

把纸条笑眯眯递回去的喻文州大大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呢


于是......

公交车上

“唔文州我们这是到哪儿了我刚刚居然睡着了啊”

“...少天...我们好像,坐过站了....”


喻文州大大似乎忘了从荣耀高中到城南是一段不远的距离呢

“文州...我们现在该去哪儿”黄少天抱着胳膊和喻文州站在深夜的公交车站

喻文州指指对面的广告牌

“宾馆?”

——————————————
相信我没有卡h!因为这文里根本不会有h!(gun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