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八千里路云和月【四】


日本妖怪传说背景,时间线有变动,茨木偶尔女体。

 

【四】

       茨木童子循着血气,往最浓郁的地方追去,近处有片不高的草丛,他弯腰剥开草丝,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里头。
 

  穿着一袭紫衣的小妖腹中开了个洞,从内流出来的液体快要被雾色染僵。蝴蝶精似乎还有意识,听见窸窣声响,用尽全力向茨木童子的方向看去。
 

  “……茨、茨木大人……”她吸着气,颤抖的手几乎按不住血洞。
 

  “你这是怎么了?!”茨木立刻蹲下身子,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做,动作僵硬的把蝴蝶精半扶起来:“可有贼人入侵大江山?你还无碍?”
  

  蝴蝶精勉强摇摇头:“我暂时还没事……血流的多了些。啊……之前,有几个打扮奇怪的人上山去了,我、我没拦住。”

  
  茨木童子单手扯下自己衣摆上的布料,绑在蝴蝶精腰腹位置,紧了紧,听见小妖嘶气的声音。
 

  “大人……!”蝴蝶精忽的按住了茨木童子的手,急切的道:“那伙人上山去了!大人您快上去看看啊!我这边休息一会儿,马上就能止住血了!……大人!”

  
  “几个小啰喽而已,挚友几下就能制住他们。哼,不自量力。”茨木童子心知肚明。蝴蝶精虽然拥有能恢复生命力的妖力,但还是太弱小了,他如果把她丢下,等明天天一亮,说不定看见的就是对方的尸体。
 

  大江山上这样的小妖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但茨木看见了,就不能不管,起码也得帮她好好包扎好再上山看看。

  
  山上百鬼云集,更有妖力澎湃力量无穷的挚友坐镇,上山去的是猎户也好,仇家也罢,定生不出什么祸端。两边细较,反而是这边比较重要一些,反正包扎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约摸过了几分钟,蝴蝶精的血止住,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些。她使劲的推着茨木童子的手,眼睛里泛着泪花:“……大人,您快上去吧。”

  
  “我这就上山看看。”茨木童子沉着脸起身。怕那伙贼人还会从这处下山,杀个回马枪,于是抱起她,将她轻柔的放在一株树下。远离小路,拨了些草叶在她附近作掩饰,叮嘱她找个地方躲起来,待天亮会有小妖下来巡逻,那时再出来。

  
  “嗯,嗯!”蝴蝶精低下头,颤抖的手摸了摸手上染血的铃鼓,她没有力气跳起祈愿之舞,只好静静地坐着,等妖力恢复。

  她目送茨木童子的背影消失在山路尽头,视线向上,便是一片妖雾弥漫,夹着满夜的血色。

    

  越往山上走妖雾越浓,茨木童子推开大院紧闭的门时,还有些错愕。
  

  四周安静,那些平日里叽叽喳喳烦的要命的小妖们现在坐的坐、躺的躺,与醉酒时并无不同。
  

  ——如果能忽略脚下这片血海的话。
  

  鬼掌捧起掺着血水的大江山泥土,茨木童子狠狠一捏,几步跨到庭内拎起一具尸体细细查看。妖们的尸体还好好的坐在席内,没有打斗的迹象,仿佛是有人将他们灌醉之后再一刀切喉,只溅出些血来洒在地上。

  
  来不及发出声音便一命呜呼。
  

  “挚友、挚友!你……”

  
  茨木童子扔开手上的尸体,举目四望。突然,拳头猛然收紧,血腥味充斥鼻腔,一具无头尸体正高坐上位,右手张开,酒杯掉落在地。
  

  他瞧不见那只鬼葫芦,只看见座前放着壶酒,奇奇怪怪的酒器形状,不像是大江山的藏酒。酒吞童子的身躯坐在那,从脖颈冒出来的鬼血早就干涸,座椅底下混着血泥与酒,身上有被刀剑砍伤的痕迹。
  

  恍惚一刹那,茨木童子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他伸手按住酒吞童子的肩膀。

  “谁!是谁屠我大江山?!”
  

  鬼掌悄然收紧,一股狠戾的妖气直冲天灵,缕缕妖气缠在他鬼手上,青筋暴起,愤怒的鬼瞳似要蹿出火焰。重喝一声,一掌猛拍在桌上,上好的槐木应声而碎,哗啦声响中,茨木童子举起狂暴妖气缭绕的右手。
  

  ——这只手上掺着妖怪们的血液和大江山的泥土。
  

  鬼王的藏酒倒在旁边,茨木童子高举酒坛仰脖把剩下的酒液全数倒入口中。

  
  啪啦。
  

  酒坛被砸在地上,碎成多瓣。

  
  辛辣入喉,茨木童子猛一擦嘴角,几步跨出庭院关上院门。

    

  你看看,这院内血与酒宴的狂欢。

  

  茨木童子鬼瞳微闭,幽黄的光亮一闪,在夜里格外清晰惊人。

  
  “人类……神酒。”

  
  他咬着牙无意识重复这几句话,死死盯着依旧缭绕在来路上的妖雾,轻蔑地低笑一声。

  
  

  虽说未到子时,但早已经入了夜,街上人群竟还熙熙攘攘没有散去,颇有些百鬼夜行的味道。而且看有些人的神色还十分激动。
  

  一个脸上遮着面纱的女子伸手叫住路人,好奇的问:“今夜怎么如此热闹?出了什么大事吗?”
  

  “姑娘你不知道吧,今夜的确是出了大事。”那被拦下的路人兴奋的指了指城墙方向,一脸神秘。
 

  女子惊讶:“那是什么大事呀?”
  

  “哼哼,我说……哎哟,你看着点路!”路人突然被旁边的男子一撞,差些摔在地上,转头愤愤的骂道。
  

  “抱歉!实在抱歉!”高桥不住的给那位路人鞠躬,脸上挂着歉意:“我忙着出城,不好意思……藤原小姐?!”

  
  茨木童子见他认出自己,只好点点头。路人见他们认识,自讨没趣,撂下几句骂话就顾自走开了。高桥搓搓手臂,问道:“这么晚了,藤原小姐怎么还出来?也不带上侍女。”
  

  茨木童子见他拎着好些东西,怀里还揣着女孩子用的发饰,当即明了他是进城来买东西的。

  
  见藤原不说话,高桥有些尴尬的提了提自己手里拎着的东西,忙解释道:“藤原小姐放心!我不是跟踪您进城来的。”

  
  藤原眼角弯弯,隔着面纱冲他一笑:“我知道,您不用解释。”
  

  高桥也呵呵笑着,没话找话:“刚刚我听藤原小姐在问出了什么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就是刚刚进城来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说‘源将军神武盖世,打败了鬼王,提着他的头颅回来邀功了。’这关我们小门小户什么事呢……我还是觉得这城北的夜市有些黑……哎,藤、藤原小姐……您怎么了?”
  

  “你刚刚说什么!”藤原猛地扯下面纱,抓住高桥的手,急匆匆的吼道。
  

  高桥一时无措,吓得东西都掉了一地:“我、我听说源将军退治大江山,连夜捧着鬼王头颅回来邀功了,好、好些人都看见了!”
  

  “谁!你说是谁!”
  

  “源赖光将军!”
  

  藤原一把挥开他的手,高桥猛地跌落在地,一时想不通为什么面前这个美艳的女子力气突然间会如此之大,还有,她的脚伤。
  

  高桥的目光往下移去,只见对方的脚腕细白如玉,带着颗金铃铛,哪有一点之前受伤的样子。
  

  再往上瞧,藤原咬着牙,眼睛里一点金黄光芒闪动,狠狠地念出大将军的名字,仿佛人就在面前,要将他撕的粉碎一点一点咬进喉咙里去。
  

  “藤、藤原小姐。”高桥惊恐的看着她,周身似乎被蒙上一层雾,突然就将她看不分明了。

  

  “源,赖,光。”

  茨木童子狠狠的吼出这个名字。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