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常达摩

lof卸载了,看文微博@奉常达摩摇晃摇。谢谢。

【酒茨】八千里路云和月【三】

日本妖怪传说背景,茨木偶尔女体。

【三】
  茨木童子幻化成的“藤原小女儿”美的不可方物,不似人间颜色,高桥一众农户最开始还有些拘束,后来也渐渐聊开了来。
  
  “哦?你家中还有个妹妹?”藤原被哑巴婢女搀扶着,走不快路,就连对高桥说话的语调都是慢悠悠的。
  
  高桥点了点头,道:“是的,虽说是女子,可整日都不安生,上辈子该是个混世小魔王。”
  
  说到妹妹,他眼底的笑意都漾了开来。
  
  藤原也低头应着:“再过几年,就该懂事了。”
  
  高桥当即叹道:“若是能像藤原小姐这般性子就好了,也省不少事。”
  
  藤原在面纱后蓦地一笑:“我在家中,可也算是无法无天的。”
  
  这回轮到高桥一惊,居然结巴道:“我,我还以为大户人家都家教森严,平日里定不像我们这种小门小户一样放纵……”得不到回应,他转头看去,身后女子对他说的话不置可否,莹莹笑声似铃音般悦耳。
  
  高桥转回脑袋,专心看路,心想:藤原小姐身上有铃音——应该是脚腕上的铃铛发出来的吧!可真好听……
  
  
  
大江山脚下。
  
  “蝴蝶精,你怎么还不上去?明天酒宴正式开始,今天晚上就可以去喝酒了!”
  
  “啊……”蝴蝶精手指绞着衣摆,扭捏道:“你,你先上去罢,我再等等……”
  
  鬼青见劝不动她,只好领着其他小鬼先往山上走,临了还不忘记给她一张请柬:“收好了,要是弄丢可就连门都进不去了。”
  
  “嗯嗯!”蝴蝶精把请柬牢牢攥在手上,目送着鬼青上山。她又在山脚附近转了一圈回到原处,等了几个时辰,可还是没有在上山的必经之路前看见自己等的那个妖。
  
  “唉……”
  
  随着叹气声的落下,蝴蝶精一屁股坐在了大石头上,她耷拉着脑袋,突然听见旁边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位小姑娘……”
  
  “啊呀!”
  
  蝴蝶精惊的大叫一声跳起,抬头便望见几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前,都穿着奇怪的冷冰冰的衣服,她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害怕。
  
  站在最前头的男人一言不发,只是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他后面有个男子身上佩着长刀,问她:“小姑娘,这条路,就是往山上走的吗?”
  
  “是……啊啊啊,不是!这条路上不了山,你们……你们得去那边……”
  
  蝴蝶精焦急的想继续解释,可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已经越过了她径直往小路走去,路过她旁边时顿了顿脚步。
  
  他转过身子,对着一脸焦急不知所措的蝴蝶精上下打量,道:“小姑娘……”
  
  “……啊。”
  
  冷光乍现。
  
  他睨道:“你是妖吧。”
  

  
  话分两头说。
  
  时值傍晚,眼看快到了城门,就要和农户们分开了,茨木童子吁了口气。
  
  高桥似乎有意要送她回府,被她阻拦了。
  
  “您家中还有母亲和妹妹正等着呢,可别误了时候回去。”语毕,“藤原”领着婢女轻轻巧巧的福身行了个礼,高桥一句话被卡在喉头,只好挠挠脑袋,打消了念头,和农户们一起回去了。
  
  茨木童子披着女人的皮囊去了城北附近的一间老庙。高桥众农户不住在城内,不知道原来城北也有寺庙,故而戳不穿“藤原”拙劣的谎言,也让茨木童子知道了他们只是普通的城外农户,没有取他们性命。
  
  老庙门口没有贴符咒,茨木童子以往进出过好多次,还和庙内德高望重的老禅师一同喝过酒。茨木童子慢悠悠的走到后门处,停了脚步。这次他本来也想直接进去问那群和尚“神酒”的相关事宜,可细细想来又觉得不妥,烦躁间觉得不如就直接抓个和尚问问——反正是他们先来招惹挚友的!茨木童子想。
  
  正考虑着如何才是两全之策,突然听见老庙后门悄悄打开的声音,茨木童子妖气一敛,藏进暗处。
  
  瞧着两个小和尚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来,前面的探头向外看了看,赶紧招呼后面的:“快,快出来。”
  
  后面的那个和尚通红着脸,慢吞吞的挪了出来。两个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觉无人,便偷偷向一条小巷跑去。
  
  噢……茨木童子心下了然。
  
  这俩小和尚跟做贼似的,是要去偷腥了吧!
  
  他突然就有了一个好念头,既不用进庙惊动学究似麻烦的老禅师,也可以打探到神酒的下落!
  
  茨木童子绕进城北的小巷,变成了男人模样。只见他幻化成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似乎眉眼间都含着万般风情。
  
  他揣了揣兜里用沙土化作的银石,伸了个惬意的懒腰,向那两个小和尚溜走的方向不紧不慢的走去。
  
  ……
  
  “大人——”
  
  茨木童子坐在房内喝酒,房门被突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衣着暴露,妩媚动人的胡姬。
  
  茨木童子示意她坐到自己腿上,在她手臂上轻拧了一把,笑道:“如何?”
  
  “大人真是小看奴家了。”那胡姬娇俏的笑着,两只手攀上茨木童子的脖颈,胸前有意无意的往男人身上蹭,红唇靠近对方的耳廓,嗔道:“以后大人再叫我做这种事,我可不去了。那两个人明显是雏儿,我只灌了两壶酒,就神魂颠倒一个劲儿缠着我跟红儿了。大人——您可要好好补偿奴家呀。”
  
  “好说,好说。”茨木童子哈哈大笑:“你都打探出什么东西了?”
  
  胡姬道:“大人让我去问‘神酒’的事儿,我就问了,有个叫永逸的小和尚老道的很,一开始还不肯说,我和红儿灌了三杯酒,再奉承几句,他就什么都说了。”
  
  她又道:“他说他有个师叔呀,前些日子做错事被管事的罚了,丢不下面儿,喝了几壶酒,就偷了庙里祭拜用的神酒,醉意薰薰的就说要上山杀什么鬼王去了!”
  
  茨木童子搂着她的手一紧,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抿了口酒,问道:“后来呢?”
  
  “嘻嘻,后来呀……”胡姬又往他身上贴得更近了些,道:“那和尚死啦!他们也说不清怎么死的,反正就是没了!我问他们那神酒真的有用吗?他们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我听那话头,像是假的!好像是仿着哪个神庙的供酒做出来的……哎呀,大人您想,那幢小破庙,哪来的真正神酒呀……是吧?哎呀,大人?”
  
  茨木童子突然站起了身,看似要走。胡姬还想将他拉住,急道:“大人,您怎么这么早就要走呀……夜还早着呢……”
  
  茨木童子回过身,从钱袋里掏出银钱,放在桌上,好心情的道:“我要知道的事情你都打听到了,很好,这是奖你的。”
  
  他转身拉开房门:“夜还早着,我也正好要赶回去和挚友痛饮去了!哈哈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出门而去,再不回头。
  
  
  茨木童子打听到了想要的东西,一时间心情大好,回大江山的路上疾步如飞。他知道明日才正式开宴,可按照往年来看,往往今天晚上,那帮小妖就会求着挚友开宴,馋嘴的受不住了!
  
  挚友!哈哈!神酒祸患已解,不过是个喝醉酒的和尚疯子,何足畏惧!
  
  看来今夜,又要是个不眠酒夜了!
  
  茨木童子紧赶慢赶,在后半夜总算赶到了大江山的脚下。山中一片寂静,茨木童子还以为他们都已经上山了。
  
  “今夜如此安宁,难不成妖们全都喝醉了酒?”
  
  他纳闷地嘟囔了一句,就向着上山的必经之路走去。
  
  霎时夜雾升起,茨木童子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山脚的雾中掺着点点血气。
  
  今夜的大江山……也太寂静了些。
  
 

评论

热度(8)